金苹果招商敷尔佳营销驱动研发费率不及0.1%   突击分红超10亿再募19亿被指圈钱

2022-01-22 04:55

后宫招商


金苹果招商(www.aikaba.com)

  原标题:敷尔佳营销驱动研发费率不及0.1%   突击分红超10亿再募19亿被指圈钱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趁着医美东风,57岁的张立国在极力造富。

  张立国创造了一个并不算神话的神话。原本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销售公司,仅仅4年时间,张立国将其打造成行业乃至全国知名的面膜公司,产品市占率居行业之首。

  今年2月,在突击收购供应商后,完成产业链整合,张立国推动哈尔滨敷尔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敷尔佳)冲击A股市场。

  备受质疑的是,在行业整肃的背景下,敷尔佳的神话还能演绎多久。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敷尔佳依托营销而迅速走红,年投入营销费上亿元。与之对应的的是,公司仅有2名研发人员、1项外观设计专利,研发支出只有百万。

  市场还有质疑,敷尔佳似乎是为圈钱而IPO。突击分红超10亿元,却打算募资19亿元,其中8.86亿元用于营销、3亿元补充流动资金。截至今年3月底,公司账面上还有6.93亿元现金。

  突击收购供应商谋上市

  突击收购资产,做大规模、完善产业链条,敷尔佳开始冲击A股市场。

  敷尔佳的前身可追溯至1996年5月13日,由张立国创立的黑龙江省华信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药业)。华信药业是一家药品销售公司,销售的产品也较为单一,主要为粉针注射剂的处方药品批发。

  不仅如此,华信药业的主要供应商只有一家,那就是A股公司。华信药业经营的药品主要包括哈三联生产的注射用长春西汀、注射用利福霉素钠、注射用氯诺昔康、注射用甲磺酸加贝酯等产品。

  招股书披露,2012年起,国内美容整形行业整体呈现良好发展趋势,带动了美容整形消费者对于美容整形术后修复产品的市场需求。这一年,华信药业捕捉到市场变化趋势和庞大的消费需求,决定将皮肤护理产品领域调整为公司未来的业务发展方向。

  显然,一家药品批发企业,是不具备研发、生产医美产品的。于是,华信药业寻求与哈三联合作。经过2年左右的产品研究,于2014年11月,完成“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的研发,由哈三联进行产品注册并负责生产,华信药业负责产品的营销、推广和销售。

  2014年,华信药业提交了“敷尔佳”商标注册申请,并于次年取得“敷尔佳”商标注册证书。

  2016年,哈三联开始涉足医疗器械研发、生产和销售,并取得第二类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以及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的产品注册证。

  于是,华信药业与哈三联紧密携手,哈三联负责产品的独家生产,华信药业负责产品的独家销售、推广及品牌运营维护等。

  2017年,张立国、张梦琪父女共同出资500万元成立敷尔佳,承接华信药业的皮肤护理产品业务。2018年5月,华信药业停止经营,今年6月1日,更名为黑龙江省文策科技有限公司。

  成立三年,到2020年,张立国就有筹划敷尔佳上市想法,随之而来的是密集资本运作。当年12月,敷尔佳通过对12名员工股权激励进而实施增资计划。今年1月,张立国、张梦琪以其所持哈尔滨敷特佳经贸有限公司100%股权对敷尔佳进行增资。

  此事刚刚完成,敷尔佳就进行第二次增资,实际上也是一次外延式并购。敷尔佳以5.70亿元价格收购北星药业100%股权,后者就是哈三联旗下专门从事医疗器械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

  收购供应商,敷尔佳完成了产业链延伸布局,产业触角由销售拓展至研发、生产领域。哈三联借此也成为敷尔佳的重要股东,持股比为5%。

  本次交易,双方均是奔着敷尔佳上市目的而进行的。双方签署了对赌协议,对敷尔佳上市等均有具体约定。

  今年9月,完成对北星药业收购半年后,敷尔佳向深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拟在创业板挂牌上市。

  不差钱仍拟募资19亿

  密集运作推进上市事宜的敷尔佳,存在较为明显的圈钱意图。

  根据招股书,本次IPO,敷尔佳拟募资18.97亿元。这些募资,投向四个项目,即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研发及质量检测中心建设项目、品牌营销推广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投资金额分别为6.56亿元、5698.53万元、8.86亿元、3亿元,合计为18.98亿元,拟分别使用募资6.55亿元、5691万元、8.86亿元、3亿元,合计为18.97亿元。这些项目基本上都采用募资进行投资。

  从四个项目看,生产基地项目,主要是投资扩产。2018年以来,敷尔佳产能利用从未达到饱和状态。以医疗器械类为例,产能并未增加,2020年,因为产量下滑,产能利用率从98.11%降至93.49%。化妆品类,2019年的产能利用率为93.90%,2020年下滑至84.94%。现有产能不饱和的情况下,仍然募资6.56亿元扩产,究竟是圈钱还是圈地?

  本次募资中拟3亿元补充流动资金,似乎也无必要。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敷尔佳的货币资金为6.93亿元,几乎全部是银行存款。

  近年来,借助医美东风,敷尔佳高速发展,盈利不菲。2018年至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73亿元、13.42亿元、15.85亿元、3.47亿元,对应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2亿元、6.61亿元、6.48亿元、1.73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1.99亿元、2.03亿元、4.77亿元、1.71亿元。

  与之对应的经营现金流,上述同期分别为2.18亿元、7.26亿元、6.71亿元、1.83亿元,均为净流入。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资产负债率低至8.64%。

  2018年,敷尔佳的资本性支出较少,2018年底,公司固定资产为0.03亿元,今年一季度末的固定资产加上使用权资产,合计为0.35亿元。

  流动性如此富足,仍然募资补充流动资金,不具有必要性。

  值得重点关注的是,这是在敷尔佳大举现金分红之后的财务状况。

  根据招股书,2019年的6月15日、8月15日、9月15日及2020年11月28日,敷尔佳股东会审议通过,向全体股东分配现金红利(含税)1亿元、0.1亿元、0.1亿元及3亿元,合计为4.2亿元。

  2020年的3月19日、5月8日、5月19日、8月19日、11月27日,相继分配现金红利为0.25亿元、0.13亿元、0.10亿元、4.75亿元、1亿元,合计为6.25亿元。

  两年合计分配现金红利10.45亿元。从分红时间看,从2019年6月开始,较为密集,存在突击分红迹象。

  土豪式突击分红超过10亿元,在不差钱的情况下,再募资18.97亿元,敷尔佳的圈钱意图较为明显。

  投上亿营销百万研发

  高度重视营销、几乎是忽略研发,敷尔佳的这一特征表现得尤为明显。

  敷尔佳的本次IPO募投项目中,市场争议最大的是,募资投入最多的项目是品牌营销推广,拟使用募资8.86亿元。与之对应的是研发及质量检测中心项目,拟使用募资5691万元。营销项目的募资投入是研发项目的15.55倍。这足以说明,敷尔佳对营销的重视程度远远高于研发,对研发的不重视可见一斑。

  不重视研发,于敷尔佳而言,似乎是一个传统。

  从研发投入的人员看,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敷尔佳的员工总数为291人,其中,管理和行政人员72人、销售人员58人、生产人员159人,占比分别为24.74%、19.93%、54.64%,而研发人员只有2人,占比仅为0.69%。营销人员数量是研发人员的29倍。

  研发费用投入方面,2018年至今年一季度,敷尔佳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0.78万元、60.39万元、147.97万元、13.20万元,研发费率分别为0.08%、0.04%、0.09%、0.04%。2020年的研发费率最高,但也不到千分之一。

  敷尔佳的研发费率也拖了行业后退。上述同期,行业研发费率均值分别为3.80%、3.71%、3.94%、3.82%。

  公司称,研发费用率较低,主要系公司研发活动多为非特殊化妆品研发、已有产品升级及性能检测等日常研发活动,研发支出较小。随着公司的Ⅲ类医疗器械在研项目的推进以及募投项目的投入,预计公司研发费用将有所增长。

  与研发投入无比吝啬相比,营销投入要大方得多。2018年至今年一季度,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2137.03万元、1.15亿元、2.65亿元、3368.84万元,其中,宣传推广费分别为234.64万元、7031.75万元、1.66亿元、2815.09万元,表现为强劲增长。

  2020年,敷尔佳的宣传推广及服务费用占销售费用的62.62%,是当期研发费用的112.33倍。

  敷尔佳的宣传推广及服务费,主要用于签订明星代言人、冠名综艺、请网红带货、各知名平台推广等。

  面膜也好、美妆产品也罢,作为一个充分竞争行业,市场竞争会日趋激烈。

  去年1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文表示,不存在所谓“械字号面膜”,“妆字号面膜”也不能宣称为医学护肤品。这意味着行业合规性整肃开始。

  仍然依赖营销而不重视产品研发的敷尔佳,能够保住行业龙头地位吗?

畅博娱乐

66工厂注册据了解,其中有两个重点,其一是统筹安排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的基本养老金待遇调整。此外,对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待遇在提高上应该有所倾斜。

博定宝平台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巡视工作的理念思路与时俱进、方式方法不断创新:菲特平台一年来,辽宁政坛有多名厅级官员落马,其中沈阳市委常委、副市长杨亚洲,大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军都在今年2月份被调查。

66顺娱乐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去年城乡居民养老基金当期结余已首次出现缩水。彩部落新华社北京3月6日电(记者罗沙、韩洁)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徐绍史6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表示,我国就业形势依然比较乐观,化解过剩产能不会引起第二次下岗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