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仙网站

2018-05-05 09:27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在工作结束后,安东尼娜常常会打扮一番,然后和德国军官一起跳舞。黎明时分,她还经常来到监狱,近距离凝视那些在清晨就要被处死的人。她处决的人中,有一些是游击队员的家属,包括妇女、老人和十几岁的孩子。据保守估计,安东尼娜处死的游击队员及其亲属约有1500人。

战争结束后,人们开始追查那些充当纳粹帮凶的苏联人,安东尼娜·马卡洛娃名列其中。但人们除了知道她生于1921年,战前住在莫斯科外,其他情况一无所知。

克格勃把安东尼娜·马卡洛娃的卷宗保留了很多年,他们不相信这个女人真的已经消失。

战后,调查人员发现有250名妇女名叫安东尼娜·马卡洛娃,而且跟这名可怕的刽子手年纪差不多,但最后一一被排除。即使如此,克格勃官员没有失去信心,他们坚信安东尼娜还活着,她犯下了骇人听闻的罪行,必须受到惩罚。

幸运的是,安东尼娜的一些受害者活了下来,他们为破获这一案件增添了希望。他们对调查人员说,他们每晚都会梦到这个女人,死也忘不了她的那张脸。

对安东尼娜的调查一直不顺,因为调查人员从没想过要查证她的姓氏。实际上,她的真姓叫帕夫诺娃,马卡洛娃是上学时老师错用的。

据了解,安东尼娜出生在一个小村庄里的帕夫诺娃家,她在家是老大,上学最早。由于她话不多,上学第一次忘了自己的姓氏,老师根据他爸爸的名字马卡,把她的姓氏记作了马卡洛娃。

1976年,一个姓帕夫诺娃的莫斯科官员在办理去国外的旅行签证时,写下了所有近亲的名字。这家所有人都姓帕夫诺娃,只有一位女性叫安东尼娜·马卡洛娃。

克格勃官员得知情况后喜出望外。后来,他们又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安东尼娜·马卡洛娃在1945年结婚之后改用了夫姓——金斯伯格。克格勃通过继续追查,发现55岁的安东尼娜·金斯伯格是住在白俄罗斯小镇利普的妇女。

据说,1945年,安东尼娜·马卡洛娃在军事医院遇到了退伍军人维克多·金斯伯格,并和他结婚。战争结束后,安东尼娜跟随丈夫来到了他的家乡利普,婚后他们育有两个女儿。他们夫妇在镇上颇有些名望,因为退伍军人及其家属享受政府的各种优待。

克格勃官员立即带上幸存者和当事人来到白俄罗斯小镇利普,对安东尼娜·金斯伯格进行指认。结果,所有证人都异口同声地指认她就是当年的刽子手。

克格勃官员立刻逮捕了安东尼娜。后来,安东尼娜也承认了自己为纳粹服务的事实,并详细叙述了那段恐怖日子的每一个细节。

调查人员说,在拘留中心,安东尼娜看上去就像没事一样,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曾经犯了罪。她告诉调查人员,她依然记得每一次执行的死刑,但丝毫不感到愧疚。据她说,她自己杀人是为了活命。

在法院审判过程中,安东尼娜提出,希望法院判她3年以下的缓刑,并表示可以离开利普,到其他地方开始新生活,但法院拒绝了她的要求。

经过审判,法院最后判处安东尼娜死刑,而且莫斯科也拒绝了安东尼娜的宽恕请求。

中新社广州十二月二十三日电(记者郭军)记者今天从有关方面获悉,广东北江韶关段镉污染事故原因已经基本查明,事故系韶关冶炼厂在检修期间污水处理缩短工期,严重超标排放所致。事故发生后,韶关冶炼厂停产整顿,损失惨重。

据悉,此次事故引起中国政府各级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张力军已亲率环保、城市、供水、卫生、农业等领域的十四位专家赶往英德,并汇合广东省有关部门在英德成立了北江水污染处理总指挥部,指挥事故处理工作。广东省省长黄华华二十二日也从广州赶往英德,副省长许德立也结束在外国的访问提前赶回。

据调查组初步调查表明,韶关冶炼厂此次事故属其检修期间的一个意外,当时,该厂的污水处理本应用三天时间完成,但有关人员未按规定程序进行处理,仅用一天时间就结束排污处理,导致一千多吨高浓度污水直接排入北江。

另据了解,本次事故已导致韶关冶炼厂二十二日开始全面停产整顿,直接经济损失逾五千万元人民币,间接经济损失则超过一亿元。

据法新社报道2004年12月26日,印度洋沿岸地区遭到海啸的猛烈袭击,损失惨重。据印度政府披露,印度共有约9千余人在海啸中遇难,6千余人失踪,数十万人无家可归。印度沿海地区的渔业及旅游业等都遭受到沉重的打击,经济损失在数十亿美元以上。

海啸过后,印度政府在国际社会的帮助下开始进行艰难的重建工作。经过一年时间的努力,印度灾区的经济、教育及交通等开始逐步恢复正常,人们也开始逐渐从噩梦般的回忆中回归到正常的生活。

上图为2004年海啸发生后,印度南部城市马德拉斯以南约350公里处的纳嘎提那姆镇一片狼藉。下图为一年后的今天,纳嘎提那姆镇的交通已经恢复,当地居民正从新修建的大桥上走过。(春风)

国际先驱导报(驻阿拉木图记者陈俊锋)中国同哈萨克斯坦合资兴建的“阿塔苏-阿拉山口”近千公里长的大口径石油管道于12月15日正式竣工投产。在长达9年的建设中,中哈油管经历了一次次鲜为人知的内幕。

中哈石油管道建设项目的实施从一开始就充满波折。1997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油集团)同哈政府达成实施中哈管道建设项目的协议,当时预计管道总造价30亿美元。

1997年至1999年,中哈双方的专家完成了管道建设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这一管线西起哈萨克斯坦里海沿岸城市阿特劳,途经中油集团购买的阿克纠宾油区,东至中哈边境阿拉山口,全长约3000公里。按照最初意向,这条管道应在2005年建成投入运营,但由于哈石油年产量难以确保这条管道进行赢利性运转所需的2000万吨最低供油量,而且当时国际油价十分低迷,加上中国同俄罗斯之间石油管道建设项目开始关期运作,所以中哈管道被暂时搁置。

然而,中哈双方的决策者们从没有停止过关于管道建设问题的沟通与谈判,而且这一问题还在专家层面上不断得到探讨。2002年“分阶段建设中哈管道”设想的提出可以说是一种创举。它解决了困扰中哈管道建设长达五六年之久的输油量问题。这一设想的宗旨是:在整条管线无法建设的情况下,先建设可以立即投入运营的管道段,然后再视情况进行连接。专家们把中哈管道分为三段,即西段“肯基亚克-阿特劳”,中段“肯基亚克-阿塔苏”和东段“阿塔苏-阿拉山口”,并决定最先修建西段,作为中哈管道建设的一种尝试。2003年春西段正式竣工投产。

西段这一先期工程的成功,中哈管道建设因此成为水到渠成的项目。与此同时,从2001年开始,哈国所属里海大陆架油气资源勘探有了实质性的突破,找到了储量在10亿吨以上的大型油田。尽管里海石油的商业开采还没有实现,但2005年哈萨克斯坦石油产量已经达到约6000万吨。哈计划到2012年进入世界十大石油出口国行列,石油产量超过1亿吨。哈石油产量的不断提高也为加快建设中哈管道奠定了基础。

2004年5月,在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访华时,中哈双方决定正式开始建设中哈管道,并把“阿塔苏-阿拉山口”作为中哈管道的一期工程。由于阿塔苏是原苏联“鄂木斯克(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查尔朱(土库曼斯坦)”石油管道的中间站,并且有铁路通过,是管道运输和铁路运输的中转站。从这里修往中国的油管的供油量比较容易得到保证。这一管道既可以运输俄罗斯西伯利亚的石油,也可以运输哈国陆地上开采的石油。今年10月,中油集团成功收购了位于哈境内的加拿大“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简称“PK石油公司”),该公司年产700万吨石油的油田距离阿塔苏不远,从而最终确保了中哈管道的油源。

中哈管道是中哈两国历史上首条跨国管道,也是哈独立后的第一条跨国管道。双方的这种合作没有以往的经验可以借鉴,整个建设过程都在“摸着石头过河”。

中哈管道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双方各占50%股份的公司,这种结构的好处是保证了双方权利的平等,但只要有一方反对,事情就办不成,从而影响效率。由于中哈管道的建设工期十分紧张,且鉴于这是一个国际项目,也为了保证工程质量,中哈管道建设的监理由著名的德国监理公司来担任。它的一名技术人员一天的费用就高达1500美元。

由于该项目主要是在哈境内展开,一切建设活动都必须符合哈国的有关法律。哈《公司法》规定,哈国家占50%以上股份的企业都被视为国有企业,这类企业的商业行为都要遵守哈《采办法》,即哪怕是购置办公用的电脑、桌椅都需要在报上公示,随后进行招标,并上报有关部门批准。显然,如果按照哈国的这些法律来做,这个项目基本上是不可操作的。为此,中哈双方通过协商,由政府部门补充签署了一个文件,使中哈管道项目不需要遵守哈的这些法律,为工程赢得了时间。

此外,管道施工过程也经历了超低温环境的严峻考验。幸亏哈方施工队伍在低温条件下施工有很好的经验,常常在零下摄氏30度的低温下照样进行管道焊接。通过合作,中方施工队也学会了许多低温条件下作业的绝招。同时,中方施工人员发明了不少新方法,并以吃苦耐劳而著称,中方施工队经常无偿帮助哈方施工段、赶进度。

此外,在管道跨越两国边境的军事禁区内施工,更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情,它牵涉到海关、边防、国家安全以及相关法律等各方面难题。然而,通过双方的努力,这些障碍最终都被突破。

国际先驱导报报道2005年除天灾人祸外,还有很多不可思议、令人悲喜交杂的奇人奇事,在我们倒数迎接2006年之际,就让我们一同分享这些有趣的回忆:

▲以色列特拉维夫附近一处公墓内,竟有游客争相参观一座66年前死去英国士兵的坟墓,因为死者名叫“哈利·波特”。

▲一名德国发明家将一改装过的手机放在死者棺材内,亲友因此可致电与死者“聊天”。

▲土耳其一监狱内有一对男女囚犯互为邻居。他们竟在相连着的囚室墙壁上挖一洞穴,并爬到对方囚室内做爱,还生下一个婴儿。两人最后因毁坏公物,被多囚4个月。

▲德国一邮局工人发现一包裹不时震动,内里并有怪声传出,以为接获炸弹邮包,最后发现是虚惊一场,里面原来是一个膨胀了的性玩具。

▲西非马里一男子到银行打劫前,戴上声称可令他隐形的符咒。结果被现场守卫开枪射中,其后更要坐牢。

▲瑞典旅游局为避免一冰川在夏天融化,决定用PVC泡沫将整个冰川包裹起来。

▲美国芝加哥一公路隧道墙壁上出现污渍,竟然呈现圣母玛利亚的画像,人们认为是圣母显灵,无数信徒更前往该处朝圣。一名文字艺术家在其上划上“大谎话”二字,当局其后涂上颜色覆盖整块污渍。

▲一名日本女子恋上有妇之夫,并嫉妒其怀孕妻子,花13.6万美元与一名杀手订立合同,要将爱人妻子杀死。她后来到警署投案,指控杀手未履行合约将情敌杀死。

▲美国洛杉矶一名的士司机发现乘客遗下钱包,内藏价值35万美元的钻石。这名阿富汗移民司机立即将它交到警署,如此拾金不昧,令人啧啧称赞。(寒锋)

中新网12月23日电据路透社报道,“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侄女沃法赫·杜弗尔日前为美国时尚杂志《GQ》拍摄了一组性感半裸照片。这些照片将出现在明年1月一期的时尚杂志《GQ》上。

长相冷艳妩媚的沃法赫在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就将自己的姓拉登改成了母亲的姓杜弗尔,以便在乐坛发展时不遭人白眼,虽然她并非专业模特,但一直希望成为一个大歌星的沃法赫知道,出名比什么都重要,所以这次她希望抓住为《GQ》拍裸照的机会一夜走红。

在这次拍摄的照片当中,一张是沃法赫浑身赤裸坐在浴缸里,仅脖子上戴着一条项链,右手端着一杯香槟酒,尽管浴缸里都是泡沫,但她娇嫩的肩部和性感的小腿都露在外面。另一张照片上沃法赫半仰在一张华丽的古典大床上,床上铺着丝绸质地的棕红色床单,她脚上穿着黑色的细高跟凉拖,仅在胸部和私处盖了一条毛绒披肩遮羞。

沃法赫表示,她对于外人经常把自己和拉登联系在一起感到很郁闷,因为从小到大她从未见过拉登本人,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每个人一见到我都提及拉登的名字,但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拉登家族的确是一个大家族,在沙特阿拉伯有400多人都是拉登的亲戚,但我可不想和他扯上什么关系。我宁可靠拍裸照成名也不愿只因为是拉登的一个侄女而被人另眼看待。”(春风)

新华网莫斯科12月21日电(记者卢涛)全俄民意调查中心21日公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66%的俄罗斯人为苏联解体感到惋惜,持相反观点的人占23%,另有6%的受访者对这一10多年前发生的巨变抱无所谓态度。

这次调查在俄罗斯46个地区153个居民点进行,受访者接近1600人。调查结果表明,俄青少年群体对苏联解体的态度区别较大,其中38%的人为这一结局感到痛心,39%的人持相反观点,觉得无所谓的占14%。在25岁至34岁的年龄段中,52%的受访者认为苏联解体很可惜,45岁以上持此观点的俄罗斯人占78-80%。

调查还显示,57%的俄罗斯人认为原苏联其实可以避免解体命运,这一观点在60岁以上受访者中的支持率达70%。25岁至34岁年龄段的年轻人中,认为原苏联可以避免解体的占44%,持不同意见者占46%。

此外,76%的受访者认为,原苏联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一联盟解体摧毁了很多人的信仰,同时瓦解了原苏联国民引以为傲的很多资本。调查显示,受访者对自己目前的物质生活状况越是不满,对原苏联就越为留恋。

1991年12月25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总统职务。当天晚上,克里姆林宫顶上的苏联国旗被俄罗斯三色旗取代。(完)

本报讯(木子)英国媒体22日披露,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日前在和辩护律师们交谈时透露了自己的想法———一旦被判死刑,他宁愿被枪毙,也不愿被绞死。萨达姆表示:“我并不恐惧死亡,但我认为让行刑队枪毙我,才是处死一个军人、一个总司令的最好方法。”

本次庭审开始前,萨达姆曾和辩护律师进行了两次会谈。英国《每日邮报》22日披露了从萨达姆的约旦律师伊萨姆·格哈扎维处获得的谈话相关内容。

据报道,在这两次会谈中,萨达姆坐在巴格达伊拉克特别法庭地下室的扶手椅上,对律师们透露了他的一些想法。萨达姆说,如果伊拉克特别法庭判决大屠杀罪名成立、他不得不面临死刑惩罚,那么他宁愿被行刑队枪毙,也不愿在绞刑架上被吊死。

萨达姆称:“我并不恐惧死亡,但我认为让行刑队枪毙我,才是处死一个军人、一个总司令的最好方法。”

根据访谈内容,萨达姆预言自己一定会被判处死刑,关键只是何时处死他以及如何处死他的问题而已。萨达姆对律师说:“我并不太在意自己的生命,因为每个人迟早都会死。当然我并不认为自己有罪,但我知道,他们想让我死。用死刑来恐吓我,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据报道,如果萨达姆被判有罪,根据伊拉克政府制定的相关法规,萨达姆的死刑处决将在最后上诉失败后的30天内执行。

然而,如果萨达姆罪名成立,目前尚无法猜测他会在哪里被处死。如果萨达姆在公共场合被处死,美国军方担心可能会刺激伊拉克反美武装,引发新一轮针对美军的暴力袭击。但如果秘密执行,则很容易引发各种阴谋论,使人怀疑萨达姆是否真的已经死亡,萨达姆也许会成为一个“永远活着的英雄”。

事实上,萨达姆将自己看成是一个伊拉克的“烈士”。他说:“如果这个萨达姆死了,会有更多的萨达姆站出来。”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