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开户

2018-05-05 09:43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马振川:治安网。销赃的、复杂的地区,车站、汽车站、火车站、城区的复杂地区。:就把北京的行政区划这样的一个地域范围,用我不同的网的形式全部覆盖住。

即使是北京本地居民,很多也并不了解身边有这“四张防控网”;但这些网“道是无形却有形”。在预防与威慑违法犯罪活动发生时,“四张网”是一种“防患于未然”的无形,一旦危机爆发,无形的大网将立即拉成一张有形的天网。

北京西客站是一个日常客流量大、人员情况复杂的地段。车站内有一个地下邮币卡市场,民警孙胜就负责分管这里治安,每天他都会和保安人员在周围巡逻。在别人眼里他们也许只是走走瞧瞧,但是这些人员正是四张网中的一个防控点。2005年2月,发生在市场内一起持枪抢劫案使这个防控点被启动。

北京市公安局西站分局民警孙胜:2005年2月3日大约17时,我带着保安巡逻队,巡逻到内部停车场时,听见有人喊抢钱了

被抢的是邮币卡市场的一名摊主,当天他在附近银行取出54万元现金准备进货。不料刚回到停车场,就遭到三名持枪男子的抢劫。

巡逻到停车场的民警孙胜和三名保安很快追了上去,并分别制服了一名歹徒,54万元现金当场被追了回来。

此时,另一名犯罪嫌疑人趁乱逃跑。由于他可能携带枪支,北京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警后,启动一级巡逻方案,调动巡警在疑犯可能进出城区的路口展开全方位布控,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紧急张开。

当晚9点,巡逻车组在南三环发现了犯罪嫌疑人乘坐的一辆夏利车,民警把车控制到附近的一条小街后,驾车的犯罪嫌疑人被当场抓获。案件的成功破获,有力地展现了治安巡逻网张开后的威力。

经蓓:发生在西站邮币卡市场的这起案件,民警及时出现,是一种巧合吗?

马振川:繁华地区,经常市民反映就这儿有人掏包;偏僻地区、地下过街道,灯光不好、视线不好,人的流量太小,经常发生抢劫,这就是我要布警的点。繁华地区有我布警的点,偏僻地区有我布警的点,社区里面经常有布置到。我只要能够发现研究到一类犯罪问题的规律,我针对这类犯罪就可以布控,就有人蹲守、常规的有人巡逻。

记者:我们知道,这起案件发生的时候,正好是春运期间,警力投入也比较多的时候。那么在平时呢,或者不太繁华的地方,万一遇到危险,警察还能这么及时的出现在我的身边吗?

马振川:我们提出来在高发案时段、高发案的部位和高发案的类型我让警察全都上去。这一个地区抢劫多,我明着穿着民警制服在这儿公开巡逻,抢劫犯不敢再在这儿抢。如果说和警察面对面他不抢,他(警察)转过脸去他(劫犯)去抢,能够很及时地再追打他,所以也就是说在第一时间,市民被侵害的时候,我让这个警察都能够赶得到。

在马振川的构想中,北京市公安局建立的“四张网”,核心就是针对可能发生的犯罪行为进行预防,从而实现整体防控。但现实的社会治安情况复杂多变,常常令人防不胜防。尤其是如何有效遏制恶性案件,是首都防范的重中之重。

以我们每个人都会接触的银行为例,近年来北京市没有发生过抢劫银行、运钞车得逞的案例;但是在1996年,北京却连续三次发生了运钞车被抢的案件。不到10年的时间,金融系统的防控经历了怎样的变革呢?

(闪白)1996年2月到8月,仅仅半年多的时间,一个名叫鹿宪州的人和他的同伙就三次抢劫银行运钞车。这对此前从没有发生过这类案件的北京来说,很多人感到震惊。虽然案件最终成功破获,但痛定思痛,银行防范体系暴露出的问题不容回避。

马振川:像鹿宪州的案子就是普通的营业员他来取款,没有任何的防护能力,自身保护都很难。运钞的形式上不规范,押运不规范。

这是近年来在北京发生的一起抢劫银行未遂的案例。画面上的这两个人就是犯罪嫌疑人。从他们走进银行的那一刻起,所有的活动都被摄像头监控着。而当他们在银行徘徊了半小时后试图抢劫时,银行工作人员迅速按动了报警装置,歹徒最终没有得逞。

这起案件和1996年的系列银行抢劫案相比,犯罪嫌疑人的作案手法大体相同,但结果却大相径庭。原因就在于金融系统自身的防范能力今非昔比,大大提高。公安、金融等部门首先思考的问题。其中,仅运钞环节就从原来两三个人、一部普通的汽车变成了由专业押运人员、先进统一具备防卫能力的车辆组成的专门的护卫中心。

2003年以来,北京警方又强化了相关单位防控网络的建设。1200多辆运钞车上都安装了GPS卫星定位系统、城区的所有ATM自动取款机上加装了摄像头、银行网点实现了报警装置联网,并制定了面对突发事件的应急预案,加强处置能力。

随着金融系统“内保网”的完善,北京市已经连续7年没有一家银行被抢、被盗成过。

马振川:凡是在治安方面和安全防范上到什么时候也不能说全部、全都,到任何时候不能把这个话说满,因为他会随着时代的发展总会产生新的问题,总会有新的不安全因素。但是从公安机关来讲,发生案件以后,第二个步骤就是应该快侦快破,缩小影响、尽量挽回损失。作为一种工作标准和追求,这恐怕也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胡同是北京城的一道风景,在保留文化韵味的同时也留下了历史印记带来的治安漏洞,这些漏洞也需要用“网”来防,织这张网的是社区民警和普通居民。交道口派出所的胡竹筠是这片胡同中唯一的女社区民警,她总结这里五年来的发案情况,发现大多数案件全部都是入室盗窃。原因就在于这些院子年头久了、街门大多破旧不堪,有的甚至关不上。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交道口派出所社区民警胡竹筠:发案的时候大多是那种街门关不上的情况。之前我曾经修过这街门,修完了以后,老修修补补不是特别牢固,即使关得上的街门有时晚上不见得关,因为有回来晚的。所以说根据这个情况,我最后想到安这种楼宇对讲(防盗门)。

给每个院子都装新门,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想一下子说服所有的人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社区居民:我们也想装防盗门,但是这个院里有10多户人,把大家都联合起来就比较困难了。

怎么才能让大家都自愿换新门、主动做好防范呢?胡竹筠的心里开始盘算了:社区里一共有217个院,其中有149个院多年没有发过案、32个院虽然没发案但是存在挂锁不防盗等局部问题、还有36个院人员情况比较复杂容易出事。根据这些,她把院落分为平安院、漏洞院和重点院。

精确分析后,她的心里有了底,同时也想出了一个招儿。她决定给安全防范条件好的院落挂牌,让大家都知道这是“平安院”。

胡竹筠:没有定为安全院的人看到你看别人都是安全院了,你看咱们的这个门还关不上,还不是告诉贼到咱们这个院来啊,这样大家都会积极主动地来自我防范。

有了这块牌子,群众主动多了,可新的麻烦又来了。有的住户生活并不宽裕,虽然胡竹筠通过直接找厂家、开招标会等方式尽量节约换门成本,可他们还是很难拿出100多元。

胡竹筠:出不了钱的,比如说我们现在的28家院的有一家确实是家比较困难的,我说按9户算的,他的钱我给他出。

社区居民:有时候我们都看不过去了我们说这一家钱你出,那别家呢,又不是给你家装,你一个民警一个月挣多少钱,你赔得起吗?

胡竹筠:这一百多块钱对于咱们来说可能就是吃一顿饭的钱,我吃一顿饭,我可以把这一个院的问题都就解决了,我少吃一顿饭,我何乐而不为呢?

在胡竹筠的努力下,四合院的旧木门变成了磁卡和对讲防盗门,以前容易发生偷盗案件的平房现在成了平安院。北京的社区民警们就是用这样最朴实却最有效的方式守护着辖区居民的平安。2004年,北京市社区占到了全部社区总数的50%以上。案件从有到无,居民亲眼看到自己居住的环境越来越安全,也更加支持民警的工作,成为维护社区治安的联防员。

马振川:在(四张)网的建设过程当中,很大一部分不单纯是民警的作用,而是在发动群众比如说有义务巡逻队、有社会各个部门的保安,这些都是在这几个网中

马振川:市民的功劳非常大。当然我们今天表述的只是我们怎么组织这种防范的思路,但是这里面任何一件事,离不开市民的参与。

巡逻、社区、内保、治安四张防控网络从理论上覆盖了北京的大街小巷,但是,对于一个占地16800多平方公里、拥有1520多万人口的特大城市来说,4万多警力不可能在每个角落都做到人盯人、点对点的防控。从理论上完善的整体防控网络也面临着平均警力不足的困境。

经蓓:我在家里的时候有社区网,走在路上的时候有巡逻网,跟我生活相关的一些重点的单位有内保网在保护,还有一些重点的一些单位是有治安网在管,这个网织完之后,对我来讲我的安全民生还有漏洞吗?还有顾不到的地方吗?

马振川:你能想的基本上都想到了,在其中还会有问题是什么?那就是我的警力和我需要布控的范围是不是一致。

马振川:我们自己提出来的标准就是警力跟着警情走,我用每天110接报警的数字和具体的警情来调整每天的警力部署。在这个工作思路当中大家又引申出来的就是需要精确指导和精确打击。

在北京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记者看到了这样一张刑事警情及警力投入动态监测表,详细记录了每个地区每天发案的数量,这成为警方启动相应巡逻等级的直接依据。

北京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民警:我们每天都对警情进行监测和分析,通过监测我们分为三级,良好、平稳和警示,就是绿色、黄色、红色三个等级。这三个等级的划分是根据我们往年对这个地方的方案进行分析,分析得出一个常量。当这个常量达到了红色的时候,我们将启动一级方案。

实时的发案情况数据分析解决的是将警察布置到哪里的问题。而需要重点职守地段的人从哪里来呢?在对民警们三年的工作量进行分析后,2700多名警察从机关走上了街头。精确的测算使警力出现在最需要他们的岗位上,编织成了四张联动的防控网。

经蓓:那当然是我们老百姓最为希望看到的,希望日常每一天的治安秩序是非常好的。为了确保这一点我们做了什么呢?

马振川:治安案件突出是因为你治安秩序不好,所以这样地把这个规律从总体上认识,认识地比较明确了。那好,我们把这个工作思路调过来,我要让治安秩序好,是不是就可以减少一般案件。大量的警力织网去了,去防控去了,我再有一部分很精干的力量,用重点侦查的形式去打击,它的效果就更明显。投入的警力很少,产生的效果会很大。

马振川对社会治安整体防控的思路影响着首都民警更加注重从一般治安案件着手、提高打击犯罪的整体能力。2004年,北京刑事案件破案总量、查处治安案件总量和打击处理违法犯罪人员总数分别比2003年增加了24.1%,76.5%和23.6%。北京市民的安全感和对社会治安的满意度也在逐年提高。

从普通民警到公安局长,做了40年公安工作的马振川告诉记者,他的目标就是带领着全北京4万多民警,用3到5年的时间建成由“四张网”组成的整体防控体系,构建一个和谐、安定的首都。

经蓓:我们现在提出要全面构建和谐社会,您怎么理解公安机关在和谐社会中的作用呢?

马振川:关键还是从实事做起。如果通过我们的工作,发案少了,小偷小摸少了,刑事案件少了,市民生活的环境越来越安全。这应该就是和谐社会很重要的内容。

经蓓: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距离现在就将近3年的时间了,我们知道历届的奥运会,特别是悉尼、雅典奥运会,当时的国际形势,当地的警力可以说是全力以赴地确保赛事期间的安全。您现在所构想的,到2008年的北京的治安状况会是什么样的?

马振川:我们在提倡整体防控,提倡织这四张网,目标就定在2008年奥运会北京的安全上。这个就是用整体防控的思路牵动全局警力在防范控制上做大量的工作。因为在奥运会本身来说,比赛期间具体的场馆按常规的安全措施,我心里比较有底,但到这个奥运会期间,奥运会的安全作为北京来说,也就是作为我的职责来说,是北京市社会面整体上的安全标准来表述奥运会的安全,已经不是奥运比赛场馆具体的安全,所以这样就需要全体民警全身心投入,从现在开始扎扎实实工作,一直给2008年做这样的准备,争取到2008年奥运会把它作为一种安全标准,提升我这几年的工作。

经蓓:有信心让参赛的选手,来自世界各地的看比赛朋友都会对治安满意吗?

马振川:我有信心。因为毕竟北京市4万多名公安干警还是具备基本素质的,在我们历年的工作当中,在重大保卫当也经常得到中央、公安部、市委、市政府多次的肯定,所以他是在长期的实践当中锻炼出来的这样一支队伍,这个还是有信心的。记者:曾晓蕾摄像:高伟协拍单位:北京市公安局

从今年3月8日起,美国驻外使领馆将调整多种签证服务的收费标准。今晨,本报从接近美国驻华使馆的专业人士处获悉,部分政策将影响到中国人赴美的签证费用,其中移民签证总费用将上涨到380美元,安排中国雇员赴美工作的跨国公司将为美国国土安全部多支付500美元的“作假行为防范与识别费”。其中包括针对跨国公司调派人员工作签证和从事指定专业职业的短期专业工人工作签证(H-1B)增加的500美元。

根据美国国务院2月10日的公告——《2005年综合拨款法案》的有关规定,国务院须通过向服务对象收取费用来弥补大部分签证服务的实际成本,而费用提高的目的是维持和改善高质量的服务,以及促进领事职能在边防安全中的作用。

今晨,该专业人士透露,美国签证费用增加移民类签证费将加收45美元手续费,该收费将通过美国驻华的唯一办理移民签证的机构——驻广州总领馆征收,也就是说只有办理美国移民签证的中国人才适用此政策。

按照美国在9·11事件后的新政策,移民签证申请费为335美元,加上新增加的45美元的手续费,整个移民收费将达到380美元。

另外,按照《2005年综合拨款法案》的调整,针对跨国公司调派人员工作签证(L-1)和从事指定专业职业的短期专业工人工作签证(H-1B)增加了500美元的“作假行为防范与识别费”,该收费是通过美国国土安全部收取的,所以没有包括在签证服务收费新标准之中,且该费用是在H-1B和L-1签证主申请人提交申请或更换雇主时收取的。

对此,该专业人士解释说,此政策并不是直接对单个的中国人产生影响,只对驻华的跨国公司生效。

美国驻华使馆官员此前就曾向媒体表示,此次调整的大多数项目与申请商务、留学等非移民签证中国申请人无关,调整主要影响到一小部分办理工作签证的中国申请人。

她说,比如,柯达驻华公司将派中国雇员去美国工作,美国国土安全部将向柯达公司单独收取每名中国雇员赴美工作的500美元,至于该费用是否直接加到个人头上,她说这要由公司自己决定。(文/本报记者单金良)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