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奖网

2018-05-05 09:53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危险的是,试婚可能为部分居心叵测的男子玩弄女性提供了机会。一旦试婚失败,损失最大的还是女方。

因此,如果从全面的、现实的、试婚者自身的角度,用多方面的眼光来考察“试婚”,无论于国、于家、于己都弊大于利。如果只是表面现代,而内心传统,又没有足够的心理承受力来接纳试而不婚的结局,这婚还是不试为妙。(叶花果)(来源:广州日报)

据英国《每日邮报》12日报道,在007电影中,邦德使用的各种间谍武器让人眼花缭乱,然而这些间谍武器并非是虚构出来的,英国情报机构的确发明过它们。日前,一对退休英国间谍夫妇将他们收藏的众多间谍武器寄给了英国一家军事博物馆,从而让世人首次得以目睹这些真实版007“间谍武器”的真面目。

据报道,现年80多岁的彼得·马森上尉和妻子普鲁曾是英国军情5处和军情6处的资深间谍。最近,他们向英国埃塞克斯马尔顿市的联合军事服务博物馆寄去了他们曾经用过的众多间谍武器。据该博物馆馆长马莉琳·布利文特称,马森夫妇真正的特工生涯,甚至连虚构的“007”都为之逊色;而他们向博物馆捐赠的五花八门的间谍武器,一点也不亚于007系列电影中邦德使用过的间谍武器。事实上,007小说作者伊恩·弗莱明在进行创作时,就曾经向马森本人进行过咨询。

据悉,在马森夫妇捐赠的众多间谍武器中,最显眼的是藏有锋利刀片的皮鞋。邦德迷们很快就认出,在007电影《来自俄罗斯的爱情》中,一名前苏联女谍罗莎·克莱布就曾穿过同类型的鞋子,并企图用鞋尖冒出的毒刃杀死邦德。

另一个熟悉的间谍武器是一枝香烟手枪。在007电影《雷霆谷》中,这种武器也曾经出现过。马森夫妇捐赠的其他间谍武器还包括:一枝钢笔状手枪,一根能发子弹的烟斗,一枝伪装成口红的“死亡之吻”手枪,一个隐藏着微型摄像机的香烟盒,以及一枚隐藏着尖利刀片的硬币。

记者发现,那根黑色烟斗外表和其他普通烟斗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如果将它旋开,就会发现里面有一颗随时都可以发射的子弹。而那双“间谍皮鞋”的右鞋鞋跟中,则藏着一根1.5英寸长的折叠刀片,而左鞋鞋根内则藏着一根金属杆,它可以用来将右鞋跟中的刀片钩出来。而那枚1先令的硬币外表也和普通硬币毫无区别,但如果一名特工被对敌人逮住,他可以在不经意间用这枚硬币内隐藏的尖利刀片割断对方的喉咙。而那根“死亡之吻”口红里面藏着一枚6毫米口径子弹。

英国联合军事服务博物馆老板理查德·沃德里奇说:“我们越是观察他们(马森夫妇)寄来的间谍收藏品,我们就越是意识到,你在间谍电影中看到的所有那些不可思议的间谍武器,其实远比我们想象的更接近真实。”沈志珍编译

被撞摩托车上两名男子死亡,该副局长已被县纪委停职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本报讯(记者刘虎)开县交通局副局长张代久上周末驾驶公车,撞上一辆摩托车,导致车上两名男子死亡。记者昨天从开县方面获悉,张代久因涉嫌交通肇事罪,已被纪检监察部门停止了党内外职务,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惨剧发生在11月5日(星期六)午后两点的城黔路上。据到现场参与善后的开县大进派出所民警黄为亮回忆,事发地点在大进镇四峡村偏岩子,当他与镇政府值班人员赶到时,看到一辆猎豹牌“交通执法车”把一辆摩托车挤压在公路左边的防撞护栏上,“这是严重的占道行为。”

出事时,摩托车上有两名男子,均被撞到了公路下的东里河河滩。一名男子当场死亡,另一男子当时还有气,但在送往镇中心卫生院的途中死亡。

“肇事者没有报案。”黄为亮说,“我们是下午5点接到县政府指示,到现场维持秩序,才知道有这回事的。”而交警队则在天快黑的时候才赶来。

开县交通局人士昨天证实,肇事车为县公路局车辆,当时车上有驾驶员左某和交通局副局长张代久,但开车的人却是张代久。

“因为左师傅当时人不怎么舒服。”开县交通局人士同时称,张代久周末外出是为了工作。据悉,张代久在开县交通局分管公路养护和建设。

目前开县纪委已下文,停止了张代久开县交通局党委委员和副局长的职务。开县纪委人士在接受采访时称,领导干部不能驾公车是三令五申的纪律,今年也下过文,张代久驾驶公车是违规的。目前,张因涉嫌交通肇事罪,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记者调查时,有群众称,张代久是喝酒后出的事。对于这一说法,开县交警大队负责人未置可否。这位负责人只是说,已找到多位现场目击者,正对此进行调查。

新华网莫斯科11月12日电俄罗斯共产党12日开始收集签名,准备联名上书,要求把列宁遗体留在莫斯科红场的陵墓。

15名俄共党员当天在红场的列宁纪念馆外收集签名。他们对行人说:“那些热爱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的人……,都可以签名。”

苏联解体后,列宁遗体的去留问题一直是俄罗斯争论热点。几个月前,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市长瓦莲京娜·马特维延科曾建议将列宁遗体迁出红场。

上个月,俄罗斯自治共和国之一、卡尔梅克共和国总统基尔桑·伊柳姆日诺夫说,愿意出100万美元把列宁遗体连同陵墓一起迁移到卡尔梅克共和国首府埃利斯塔。

作为回应,俄罗斯共产党决定每周六到红场收集签名,呼吁制止迁移列宁遗体。

人民网11月13日讯伊拉克前复兴党成员开办的网站12日证实,前萨达姆政权高官易卜拉辛在11日凌晨病逝。据悉,此君是萨达姆手下革命指挥委员会副主席、伊军副统帅和北方战区司令,在美军发布的“扑克牌通缉令”上名列第六(悬赏1000万美元),但自从战争爆发后一直在逃,并很可能充当着伊拉克境内萨达姆支持者最高指挥官的角色。此前,曾经有神秘的电子邮件对西方各国媒体宣称,易卜拉欣已经在11日死亡,但此消息未能得到其他有关方面的证实。知情人士介绍说,最新发布易卜拉辛“讣告”的网站由萨达姆政权驻印度大使负责运作。几年来,各方普遍谣传,易卜拉欣落网或身体状况欠佳,可能将不久于人世。

资料显示,63岁的易卜拉辛是伊拉克前政府中仅次于萨达姆的第二号人物。在萨达姆当政时期,伊最高国家权力机构是革命指挥委员会,萨担任该委员会主席,惟一的副主席就是易卜拉辛。此君不仅在伊拉克执政党——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内拥有要职,还兼有军事大权,被授予上将军衔,是武装部队的副总司令,当年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2003年4月9日美军攻占巴格达时,易卜拉辛是惟一一个已经离开巴格达的萨达姆政权核心成员,随后可能在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建立了他的战地指挥部。由于易卜拉辛在复兴党内的特殊地位和资历,此人对该党关键成员了如指掌,非常清楚谁值得信任,谁有能力去执行各类袭击计划。

因从事政治活动,易卜拉辛17岁就曾经被捕入狱。1963年,伊拉克发生政变,易卜拉辛与萨达姆几乎同时被捕入狱。萨达姆在两年后成功越狱,而易卜拉辛却一直坐了4年半的牢,直到1967年才被释放。这是这段共同坐牢的经历让易卜拉辛结识了萨达姆。当复兴社会党开始执政后,易卜拉辛也一步步地进入伊拉克的领导层。1973年,萨达姆分派给易卜拉辛的第一份重要任务是领导特别法庭对22个被指控阴谋推翻复兴社会党政权的人进行审判。最后,这22人都被判处死刑。1979年7月,萨达姆当选复兴党总书记和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而易卜拉辛当选为副书记、副主席。直到萨达姆垮台时,俩人的职位都没有变动过。

易卜拉辛跟随萨达姆近四十年,一直忠心耿耿,也深谙讨萨达姆欢心之道。他性格内向,处事稳重,平时很少出来,也很少讲话,只是在代表总统授勋或有重要的国际会议时才露露面。海湾战争后,面对美军的入侵和库尔德人“造反”等严重局势,易卜拉辛亲自指挥了多次平叛活动。据称,在海湾战争前夕,易卜拉辛还曾警告库尔德人不要在战争期间出乱子。易卜拉辛同萨达姆是儿女亲家。1988年,易卜拉辛的女儿曾嫁给萨达姆的长子乌代为妻,后因感情不和而离婚。尽管性格残暴的乌代经常殴打易卜拉辛女儿,但是易卜拉辛和萨达姆的亲密关系并没因此受多大影响,在公开场合,仍然只有易卜拉辛能跟萨达姆平起平坐互开玩笑。

当“梅花K”易卜拉辛死亡后,在逃的前萨达姆政权最重要成员已经全军覆没。由前政府支持者组成的反美武装也可能会因此陷入混乱状态,有些人可能会选择放下武器解甲归田,也有些人或许要加入其他激进武装组织行列。美军方面曾经宣称,萨达姆政权或者复兴党残余势力才是伊拉克境内反美反政府武装力量的“主流”,但这些人根本不热衷于开展针对平民的自杀性袭击活动,而是专门将打击目标瞄准美军。这些人凭借自己原来在正规军服役期间掌握的军事素养,利用伊拉克各地散落的武器弹药和多种简易设备,造出了让美军车辆和人员防不胜防的路边炸弹,而且不断升级改进此类武器,最终让其成为驻伊美军的头号杀手。

与此同时,身陷囹圄“精神领袖”萨达姆则要苦苦等待特别法庭恢复对其审判。现在,由于人身安全得不到保证,负责为萨达姆以及其它前政府官员辩护的律师威胁要退出,这为开展正常审理工作设置了巨大的障碍。如果上述局面最终变成现实,但特别法庭仍然坚持继续开庭审理萨达姆,那么这场“胜利者”对前国家元首进行的“世纪审判”将变成彻头彻尾的无价值政治闹剧和摆设。因此,对伊拉克过渡政府和今年年底产生的新政府来说,抓住目前反美武装可能出现分化的机会,迅速化解国内政治矛盾,实现各个民族的和解,才能“送走美军”,“清除外国极端分子”,并恢复伊拉克的长治久安。(高轶军)

新华网武汉11月12日电湖北省京山县发生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后,湖北省采取紧急措施控制疫情。

记者在钱场镇看到,通往疫区七宝山村的公路上树起了警戒标志,当地干部守候在路旁,禁止车辆行人进入。守护人员告诉记者,这是第一道防线,再向前走一公里左右还设有警戒关卡。另一疫区也采取了相同的阻隔措施。

据介绍,疫情出现后,京山县迅速启动防疫预案,成立了防疫指挥部,划定了疫区,组织了400名干部和防疫人员,并准备了消毒药品1吨,编织袋6万条,开展防疫工作。对两个疫点3公里内的家禽组织集中扑杀、焚化、深埋,对鸡舍、鸭舍进行消毒。到10日晚,两个疫点外3到5公里范围的16万只家禽全部进行了强制免疫,10公里范围的活禽市场全部关闭;同时,对范围区饲养户全部实行二周隔离观察,对参与捕杀人员每天观察体温,疫区3公里范围内的人口登记造册,医务人员负责观察、量体温,坚决防止向人扩散。

京山县的疫情引起了湖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省委省政府要求,各级领导对疫情必须高度重视,防疫措施必须到位,要坚决做到四条:一是保证防疫经费,该花的钱必须满足;二是各地各级领导一定要责任到位,疫情责任制要落实到县乡,漏报、不报的要追究责任;三是确保疫区的防治措施到位,该扑杀的扑杀,该隔离的隔离,特别要保证坚决阻断向人传播;四是做好疫苗、药品的供应,未发生疫情的地方也要做好预防工作。

据悉,湖北省副省长刘友凡还带领省有关部门及农业部技术专家赶到两个疫点进行了检查,并对防疫工作进行了进一步安排部署。

本报综合报道六方会谈朝鲜代表团团长金桂冠12日表示,朝鲜将履行“行动对行动”的原则,但是朝鲜不会首先做出行动,除非美国首先做出让步行动。

金桂冠当天在离开北京返回平壤时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我们都必须履行‘行动对行动’的原则,如果行动已经做出,朝鲜也会做出(相应的)行动”,但是“我们不会首先采取行动”。

但金桂冠没有透露朝鲜需要美国首先做出哪些让步。有关朝鲜是否会在美国提供适当的让步后关闭核反应堆的问题,金桂冠表示,“当然会”,但他没有对此做出进一步的阐述。

据朝中社报道,在抵达平壤后,金桂冠表示,朝鲜政府将履行第四轮六方会谈在9月达成的联合声明,该声明说朝鲜将弃核以换取援助和安全保证。

金桂冠说,“(朝鲜)准备为履行共同声明做真诚的努力”,他还表示,参与六方会谈的各方(中、美、韩、朝、俄、日)已经为履行9月声明迈出了第一步。

朝中社援引金桂冠的话说,“有关各方都应该相互排除怀疑,建立信任,如果他们真正希望六方会谈取得进展的话”。

第五轮六方会谈第一阶段会议已经于周五结束,各方代表同意继续会谈,但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另据法新社报道,金桂冠当天还再次要求美国解除对朝鲜8企业的制裁,金桂冠说,“解除制裁不是一个可以协商的问题,而应该根据承诺执行”。此前一天,金桂冠表示,“我们已经严正要求美国解除针对朝鲜的金融制裁”,“我们来到这里参加会谈,正是因为美国承诺它将停止针对朝鲜的敌视政策,并与朝鲜共存”。

上月21日,美国宣布将八家朝鲜企业列入黑名单,理由为这些企业涉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并在美国权限范围内冻结这些这些企业的资产。(百千)

日本明仁天皇的女儿纪宫公主12日以传统仪式正式告别皇室,15日她将下嫁东京市政厅普通职员黑田庆树。

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12日上午10点,现年36岁的纪宫公主身穿多达12层的紫色和服参加“神殿告别仪式”。日本皇室二皇子夫妇及皇室成员也有参加。

纪宫公主首先进到供奉有天照大神(日本皇室的祖神)的贤所进行了礼拜。随后到供奉有历代天皇和皇室成员魂位的皇灵殿和供奉有日本神道教中诸神的神殿进行了礼拜,并报告了其即将离开皇室的消息。

当日下午,在皇宫松之间,纪宫公主拜见了天皇夫妇,并对天皇、皇后表示了即将离开皇室时的最后感谢。吴智佳编译

中广网长春11月13消息(记者刘源源)今天下午13点到15点左右,地处吉林市的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101厂一化工车间连续发生爆炸。据目击者称,当时松花江江北岸化工区浓烟滚滚,附近一些居民楼玻璃被震碎。

目前化工区上万居民正被警察紧急疏散。现场已封锁,人员伤亡情况不明。

中新网11月13日电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当地时间今天凌晨5点左右,日本名古屋至神户的名神高速公路滋贺县彦根市路段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共有大型卡车、轿车等7辆车卷入该起事故,据滋贺县警方透露,事故共造成7名男性死亡,另有3人受轻伤。

滋贺县警方以工作过失致死嫌疑现场逮捕了最后撞入的大型卡车司机松崎雄大(39岁)。

据滋贺县警方高速公路交警队称,事故发生地段为二车道,大型卡车与前方轿车追尾相撞后,导致行驶在后面的卡车和轿车连续相撞。

嫌疑人松崎当时驾驶着大型卡车,为避开事故现场而把方向盘往右打,恰好撞上右侧车道驶来的两辆大巴,卡车因巨大的反冲力撞到了在第一起追尾事故发生后走出轿车站在路面上的7人。

事故发生后,这条高速公路部分路段从凌晨5点35分到中午过后的时间内禁止通行,交通堵塞最长达8公里左右。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流派别“法塔赫”中央委员会主席法鲁克·卡杜米本周六(11月12日)呼吁联合国对已故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之死进行调查,并再次谴责阿拉法特是被以色列毒死的。

据美联社报道,卡杜米向记者表示,以色列人毒死了阿拉法特,“因为他是(以色列)计划的绊脚石”。此前其它巴勒斯坦官员也曾作出了类似指责,但以方多次予以否认。

卡杜米说,巴解组织将要求联合国安理会“成立一个国际调查委员会,负责调查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遭暗杀事件”。

阿拉法特于2004年11月11日在法国军医院中逝世,享年75岁。其确切的死因至今仍未可知,引发外界种种猜测,有传言称阿拉法特或者是被毒死,或者是死于艾滋病。

今年的11月11日,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民举行了纪念阿拉法特逝世一周年的活动。阿拉法特的外甥、巴民族权力机构外交事务部长纳赛尔·基德瓦当天表示,他深信阿拉法特是非自然死亡,以色列人就是凶手。巴勒斯坦当局已经成立了两个工作组对阿拉法特之死进行调查。

本报讯据《工人日报》报道“奢侈浪费、用公款大吃大喝,吃掉的是党的优良作风,吃掉的是党心民心,吃掉的是党的执政基础。”武汉市委书记苗圩日前在“规范公款接待用餐工作会议”上将其痛斥为“嘴巴上的腐败”。

据了解,在11月10日召开的此次会议上,苗圩列举了一些由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调查发现的个案:有的单位接待一个客人竟有10多人陪,上了一二十道菜,花掉数千元,吃喝完后还要唱歌、跳舞、洗桑拿;某区的基层单位因吃喝负债累累,无钱结账,被餐馆老板告到了法院;有的私人请客、公家埋单,用餐票套现,私分公款等等不良行为。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