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资料24h更新

2018-05-05 08:52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就在王先生3人在松软的岸边移动面包车的时候,“吉普车的司机又来到车前,我下车跟他商量‘兄弟,你把车挪一下呗’,那个小伙子说‘挪不了’。”

“这时,与我同来的老方看见对方是警车,就说‘你们都是一家的’。”王先生告诉记者,“我就逗了他一句‘一会儿备不住人家把你车砸了’。他一边说‘你砸’,一边捋我脖子一下,我说‘你别动手啊’!可那个小伙子一边骂一边给我一拳,打在我右眼眶上,他手里可能拿着车钥匙,我的血当时就下来了。”

据王先生介绍,看到自己被打,同来的刘先生赶紧过来拉架。“随后,那个打人的小伙子换了一辆车号是辽DG01××的白色桑塔纳2000轿车开车走了。”刘先生说,随后自己被派出所带走接受调查。

8月7日下午,记者在萨尔浒风景区派出所得到证实,8月6日在该所管区内确实发生了打架事件,其中一方的当事人是在职的交通警察,另一方究竟是不是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抚顺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经侦支队的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证实:“吉普车和轿车都是经侦支队的警务用车。”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当事人是经侦支队一个大队的副队长,姓张,起因是刚刚完成一项重要工作后,到水库放松一下。

“张某跟我说的与王先生说的截然不同。”这位负责人介绍说,张向支队领导汇报的时候说,是王先打了张一拳,张扬手“一划拉”手里的车钥匙划破了王的脸。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不管这件事怨谁,王先生毕竟受伤了。事发后的第二天晚间,经侦支队的领导和张某的家属看望了受伤的王先生。”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抚顺市公安局对此非常重视,主要领导亲自指示一定要认真查办。

“市局纪检组和警务督察支队已经介入调查,不久他们就会有一个公正的调查结果。”这位负责人说。

在这里潜水了很久,很多感悟,也有很多感慨。终于忍不住也想说说自己的经历。算是对自己的前半生的一个总结吧。虽然似乎只有两个字来可以形容,失败。但是,“亡羊补牢”,希望一切还有机会重头再来。

20岁以前:我是70年代最初的那一代人。父母都是最普通的干部。妈妈是一名教师,爸爸是一家中型国企的基层干部。他们那一代人,事业单位和企业没什么区别,几十年的工薪,养活我们一家四口,一切按部就班,没有奢望,没有惊喜。我的记忆里,从小家里的日子就一直比较紧张,常常到了月底,妈妈要去和别的老师借个10、20块钱来度过,到了发工资的时候再还。要说明一下的是,父母全是幼年便因为各自父亲或母亲的去世,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又各自在20多岁的时候,失去了另外的一个亲人。我从出生的时候,就没有祖父母一辈的亲人。所以爸爸妈妈的生活,一直完全靠自己的力量,带大我和哥哥。对我的父母来说,虽然他们没有了赡养父母的压力,但是经济上也从没有一点的外援。

记得后来我也曾经问过妈妈,为什么我们家一直显得很穷,妈妈当时也很中肯的总结过,首先是没有一点点的经济的帮助,包括我和哥哥小的时候,都要花很多的钱来找保姆,老人这方面是没有帮助的。再就是,一直到我上高中之前,父母一直是两地分居。爸爸每周才回家一次。我上初中,大我3岁的哥哥上高中的时候,也分别开始住校,这样4个人分了4个地方。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即使是被褥行李,除了家里的一套,还要再准备4套。妈妈说,这样也是家庭生活支出浪费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吧。

那个时候,我并不是很了解父母的工资怎样支配,好像小女孩也不关心这些,呵呵。只是记忆里,妈妈对爸爸的钱一直比较宽松。妈妈的观点是,男人手里不能缺钱。尤其象爸爸这样经常在外,一个人本来就显得孤单,吃点好的,和朋友一起喝酒什么的,也无可厚非了。妈妈的这些观点一直也影响了我,但是在我的身上体现的却是完全相反的结局,这是后话。

但是这样做的结果现在看来也确实也有负面,这也是那时家里一直觉得花钱紧张的一个原因吧。因为爸爸和妈妈是完全两种性格的人。爸爸虽然不会乱花钱,但是他是那种比较不太委屈自己的。就拿出差来说,爸爸妈妈都是经常出差的。爸爸在外面的时候,吃饭是一定要去饭馆(那时候都是叫饭馆的,饭店不只是有钱就能进去的,呵呵)要两个简单的炒菜,而妈妈则是每餐只是馒头咸菜,最奢侈的也不过是一个面包而已。爸爸出差一次,除了补助往往还要搭上自己的钱,而妈妈出差一次回来,常常是用省下的补助,给家里人添置几件衣服。后来长大懂事之后,我曾经发誓等到自己挣钱的时候,一定要用自己的钱请妈妈出去玩的时候,也去饭馆买上几个像样的饭菜,可惜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

20岁的时候,91年,我大专毕业了。年底开始上班,领到了第一份工资,好像全部下来是100零点吧。单位在这个小城市还算可以了,尤其开始上班的那几年,是公认的好单位。可是前两年的工资全部上交给家里。原因很简单,帮助家里还债。

前面说了,一直到我上大学前,感觉家里日子都是紧巴巴的,上高中以后,因为交通方便,爸爸可以天天回家了,虽然中午还要在外面。我和哥哥也开始走读,这样慢慢觉得家里的经济情况开始好转。上大学的那年,刚刚毕业的哥哥忽然宣布要结婚,因为大学的女朋友一直催他要马上结婚。还记得爸妈和哥哥说,你刚毕业,家里也没多少存款,你应该先攒2年工资,我们也攒点钱以后再结婚。可是后来的嫂子因为那时候和娘家关系很不好,恨不得马上走出家门。为此还给妈妈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说是只有一张床就可以。这样爸妈也没办法了,只好拿出全部的积蓄,又借了几千块钱给哥哥张罗婚事。那时候几千块钱对我们来说几乎是个天文数字了。可惜她后来忘了当初的一切,在哥哥最困难的时候选择离开,而且分文不留,做的绝情绝意。真的很鄙视她。一直觉得,对一个家庭一个男人来说,一个好女人真的很重要。虽然我也不能说自己做的很好,但是起码的良心要有。

从91年到93年吧,一直把每月的工资全部交给家里帮助哥哥的婚事还债。那时候除了每月留下20块钱的零花钱以外,别的几乎没什么花销。好在我属于有点晚熟型的,从不在乎自己的衣装打扮,对化妆品什么的更是一窍不通。只是最便宜的雪花膏,穿20多块钱的牛仔裤。那时觉得自己的性格某些方面一直有点男孩子气的,对化妆什么的简直有点鄙视,崇尚素面朝天,呵呵。直到恋爱的时候,后来的LG为此还看不下去,买了几件衣服(也很便宜,不过很女性)送我。当然现在这些已经是很开窍了,不过还是喜欢休闲的衣服。

94年的时候,终于家里还清了所有的债务。爸妈大大送了口气。记得妈妈很郑重的和我谈了一次话,说是欠债全部没有了,她很感谢我对家里的贡献。以后的大项消费也无非就是我的嫁妆了,靠她和爸爸的工资绝对没有问题,我以后的工资可以全部自己支配,一分钱也不用交了。那时才发现,妈妈在我帮助家里还钱的日子里,大概一直对她最爱的女儿觉得歉疚。妈妈就是这样一个人,宁可自己再苦再累,也无怨言,所有的一切好一点的东西,她都先济着爸爸,我和哥哥享用。世上也只有母爱才是这样不求回报的吧。

94年开始到95年底之前,将近2年的时间里,是我这一生,起码到目前为止,最快乐,最幸福,最无忧无虑的时光。家里不再为钱苦恼,自己也有了足够的零用钱,一家人其乐融融。如果能象那样一辈子生活下去,该是多么幸福啊。也就是那个时候,认识了后来的LG。虽然也有吵闹,但是基本还是感觉很幸福的。这样一直到结婚前,自己除了日常的花费,还存了4000块钱,是我最初的一笔不小的资金。最后也都在结婚的时候,和家里给的钱一起花掉了。老实说,那时并不知道留点私房钱什么的,没这个概念。

然而好日子也就到此结束。结婚刚刚3个月的时候,妈妈生病住院,检查的结果竟然是癌症晚期。刚刚得知消息的时候,觉得天忽然就塌了。一向,妈妈是全家的主心骨。虽然表明看起来,爸爸很多事说了算,实际在我和哥哥的心里,妈妈才是可以无话不谈的,最亲的人。她会打我们,训我们,可是,更多的,她会爱我们。妈妈是很要强的人,家里的大事小事,尤其困难的时候,爸爸常常会愁眉苦脸,可是妈妈却是积极的想办法面对。我常常感觉,只要有妈妈在,就没有不能解决的事。我们不用有太多考虑,只要跟在她身后做就可以了。可是,忽然之间,一切就改变了。

记者昨日从中国长城协会证实,日前流传的大群中外青年在金山岭长城段进行通宵派对、酗酒狂欢一事属实。中国长城协会秘书长董耀会表示:目前,对于长城尤其是原始长城保护方面的立法还很不够,一些地段的经营活动也影响到长城保护,应该尽快出台全国性的长城保护法规。

据悉,7月30日当天,长城金山岭段的城墙上开了一个大规模的“锐舞派对”。大批热衷于此的中外青年在长城上伴着电子音乐狂歌劲舞,并大量饮酒。一名参加此次活动的记者描写道:“早上6时许,派对逐渐结束,长城内却是一地垃圾酒瓶,微风吹来一阵呕吐物及尿味。”此事经披露后,许多人认为,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怎么能这样任别人糟蹋。

记者了解到,这样的“锐舞派对”其实在该段长城已经进行了八届,已经成为热衷于此的中外青年每年期待的狂欢。只是此前一直没有被媒体披露。就经营管理单位而言,将长城作为场地出租只是一项经营活动。从1997年开始,金山岭长城所处的当地政府遂以600万元出让该段长城50年的经营管理权租借给一家公司。

记者联系了金山岭长城管理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金山岭长城还在继续开放,没有什么变化。至于租借场地的问题她也不清楚,可以找经理询问,但是经理出差,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北京、河北交界地区的长城保护一直是热点话题。不久前,长城上摆摊设烧烤晚宴一事曾引起争议。

中国长城协会秘书长董耀会介绍说:“长城金山岭段位于北京和河北交界的地方,当地政府把这一段的旅游开发权租借给了承德市的一家公司,如何经营由该公司全权负责,属于公司行为。他们组织的派对属于一种经营形式,但是活动本身不严肃,对长城形象是极大的破坏,长城属于世界文化遗产,我们都应该怀着爱戴和景仰的心情来长城游玩,而不是亵渎它。”

据了解,北京境内的长城已经有明文加以保护。根据2003年8月1日起施行的《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规定,在长城主体上设置摊点属于被严格禁止的危及长城安全的活动之一,而且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擅自利用长城从事其他营利性活动。

董耀会介绍说,由于目前相关法律不完善,不健全,北京市有《长城保护管理办法》,但是除北京外还没有地方法律明确地对这类行为进行规范。金山岭景点处于河北,因此无法适用该法律。董秘书长还透露,国家很快将就长城的保护出台相关的法律,内容将包括规范旅游行为以及开发形式、经营形式,以保护文化遗产。晨报记者赵戎实习记者周庆文

黑场:调频收音机调台的声音,交叠不同频道,切换,直至出现:“中国官方首次向世界公布有关男性同性恋人数及艾滋病感染的数据”,切换,又调回,声音逐渐清晰,出原新闻画面:【中国政府卫生部门进行的一项最新研究调查显示,处于性活跃期的中国男性同性恋者,约占性活跃期男性大众人群的2%至4%,按此估算,中国有500万至1000万男性同性恋者。而根据卫生部去年底公布的数字,中国男同性艾者的艾滋病感染率约达1.35%。这一数字要比普通人群的感染率高将近二十倍。

解说:大玮,22岁,北京某高校的一个大学生,去年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在接受我们采访时,他选择了直接出镜,不用做画面处理。

大玮:我就是想以我真实的身份来面对镜头,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同性恋和艾滋病这两个群体。

大玮:当时我在大学里,我连续发烧了三四天。我当时在地铁站的时候,我看到濮存昕做的广告,然后我细细地看了一下,我觉得上面所写的症状跟我的症状有点像。

解说:心怀疑虑的大玮独自一人到北京市疾控中心做了检测。一个星期后,他拿到了检测报告单。

大玮:大夫把报单拿给我的时候,他说,你是HIV的阳性,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

大玮:我妈整整病倒了一个星期。我妈妈真的是想不通,他们知道我也不是那种坏孩子,所以他们根本想不到我会感染这个病。但是他们有一点不知道,因为我是同性恋。

解说:1981年,世界上发现的第一例艾滋病人是一个男性同性恋者。1989年,中国发现的本土第一例因性接触感染艾滋病的病人也与多个同性有过性接触。目前,我国的男同性恋人群的艾滋感染率仅次于吸毒人群。

解说:张北川教授,原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皮肤科主治医师,他是我国在同性恋人群中进行艾滋干预的第一人。多年来,他不懈地为同性恋群体的权利鼓呼,是男同性恋群体艾滋感染的权威人氏。

张北川:我们国家去年公布的数字科研报告,通过性行为被感染艾滋病的人一共占中国所有的感染者当中接近30%,这其中有1/3强的人是男男性接触者,那么我们考虑到男男性接触者,占所有成年男女朋友的百分比也不过才3%左右的话,一个是1/3,一个是3%,我们就知道男男性接触的感染几率比一般男女要高十几倍,或者说几十倍。

解说:据张北川教授的个人调查,中国男男性接触者中,1998年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为2.5%,这一数字在2001年已上升至5.4%。

解说:而当大玮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的时候,他和这个男孩子已经分手,并且也早已失去了联系。

大玮:我查出来的时候,就是说,当我知道我自己是这个病了,我上网跟他留过言,我说我感染这个病了。希望你也去查一查,但是他没有给我回。

张北川: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黑洞有多大,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们不知道他是谁,我们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他感染了艾滋。

解说:由于人群基数较大,又经常伴有高危的性行为,男同性恋人群已经成为中国艾滋病流行和下一步施行行为干预的重点人群。那么,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群,他们又以什么样的方式生活呢?

解说:同性恋人群多年来一直生活在社会的灰色地带,由于他们相对隐蔽的生活方式,他们的世界不为大多数人所了解,但近年来,一些影视媒体的渲染和类似台北同性恋聚会被警方抓获的新闻,使得一提起“同性恋”,人们往往会联想到一个生活方式比较混乱的群体。

张北川:污名化了,后面捎带的就是不道德,就是乱交,反正就是乌七八糟的那些阴暗的东西。

记者:很多人是这样来看待同性恋者,觉得他们之间的交往更多的是基于性。

大玮:所以他们根本不清楚在同性恋里面确实也是有恋爱的。我自始至终可能都是在寻找真爱,因为我本身自己就相信真爱。

解说:同性恋们之间的情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呢?我们在重庆见到了小杨和小江,他们在一起生活已经将近四年了。

解说:小杨和小江最初是在网络上认识的,他们都喜欢用歌曲来表达彼此的感情。

小江:特别是《我愿意》这首歌,然后打电话的时候我经常叫他在电话里唱给我听。

小杨:我给他写过信了我说我会来,结果过去之后信还没到。太想他了,然后就直接坐车过去了。当时是每次只要看到有婚车的经过,我都会去祝福人家,我就觉得祝人家白头谐老,上天会感动的,他也会让我白头偕老的,就这样子的。

解说:实际上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同性恋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在中国古书上也有断袖之癖的记载。历史上大量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哲学家都是同性恋者,象苏格拉底、柏拉图、米开朗基罗、毛姆、惠特曼……优秀的同性恋名人数不胜数。但是,因为与传统的社会习俗相悖,直到今天,同性恋群体依然是一个被极其边缘化的群体,经常视作异类,不被主流社会接纳。

张北川:一个母亲带着一个刚刚20岁的孩子,他的孩子本身是同性爱者,那个母亲告诉我,我早知这样他生下来我就该把他掐死。

解说:有同性恋者在给张北川的信中写道:我们这种人生到世上就注定被打上了不幸的烙印,注定了绝大多数人的一生都是灰暗的。许多同性恋者在最初发现自己的性取向时就经历了艰难的过程。

翼飞:那会儿觉得全世界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是这样的。不喜欢和女孩子在一起,自己很苦闷,觉得这种现象是一种不健康的,是一种病态。

翼飞:对。我记得我在高中的时候,我就把我家里拿给我学钢琴的钱找心理医生。

翼飞:不快乐,真的不快乐。只要我不是这种人,我宁愿一无所有,我当时真的这样想。

记者:我们总是听到一种声音说,同性恋这种性取向,是不是可以校正的?

张北川:校正或者说是治疗,是基于一种想法,这种想法就是同性恋是错误的。实际上在大自然里我们经常讲的一句话就是斯林诺查的一句话,一棵树说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都有差异的这只不过是在性的引力方面的一种差异罢了。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