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站

2018-05-05 08:20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现在很多记者要挖易秀珍和雷锋谈恋爱的故事,死活挖不出来。她不说有个原因,因为和雷锋的这段关系,现在夫妻关系不好。

其实两人没有进一步发展。当时有个于姐要撮合他们,但雷锋说还年轻,自己又要当兵走了,顾不上这个事了,等到部队后再说吧。

3月16日,北京市交通局原副局长、首都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首发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毕玉玺因受贿罪和私分国有资产罪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毕玉玺的堕落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反响,以他为典型案例的反腐展览吸引了众多的观众。昨天下午,毕玉玺案专案组的检察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披露了案件侦查过程中的一些细节。

2004年3月27日,根据市委领导的指示,市检察院反贪局提前介入由市纪委、市国资委、市监事会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由于此案涉及面广,涉案人员的职务高,情况复杂,侦查难度大,市检察院党组非常重视此案,反贪局启动了侦查一体化机制,形成了市院为龙头,以区县院为基础的联动办案模式。去年5月6日,反贪局正式成立了506专案组,负责毕玉玺案件的侦查工作。

最初,毕玉玺是因他以及该公司少数领导及财务人员违反国家规定擅自动用公款为少数人购买商业保险、私分国有资产而被立案侦查,并不涉及受贿的情节。

专案组介入此案后意识到,北京市这几年多条高速路陆续开工建设,投资非常巨大。但社会上“价高质次”的呼声一直比较高。而且,检察机关也陆续收到一些举报材料,反映有关人员从中收受贿赂等问题。

在充分的论证后,反贪局先从毕涉嫌私分国有资产罪的原首发公司总会计师兼首都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朴善琨(目前也因受贿被查)作为突破口。很快,他就检举出毕有受贿的涉嫌。

如果没有值钱的东西,家里为什么要放两个柜子?面对这个问题,毕玉玺脑门冒汗

毕是在2002年离职审计中被发现涉嫌经济问题的。在有关部门审查期间,毕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会被追究法律责任,于是和行贿人订立了攻守同盟,赃款和赃物也都由他的妻子、女儿、儿子和亲属进行转移藏匿。有的钱被转移到亲属手中,有的收受的存折则又送回了行贿人,想等风声过后再说。一些财务凭证也已经销毁。

当办案人员到毕家搜查的时候,发现家里几乎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然而,令大家吃惊的是,家中却有两个空空的保险箱。如果没有值钱的东西干吗要放两个柜子?

起初,毕不承认受贿的事实。第一次提审毕的时候,他总是避重就轻,能不说就不说,只供述收受一两万元钱的犯罪事实。当办案人员问到两个保险箱时,毕的脑门上开始出汗,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在对毕进行了大量的政策攻心和证据面前,毕的心理防线渐渐被突破了。尤其当侦查员进行了反复地调查取证,有些行贿人向检察机关交代了毕的犯罪事实后,毕终于开始交代了。据彭处长说,在以后的提审过程中,毕都表达了忏悔之意,经常痛哭流涕,甚至几次欲向办案人员下跪。

毕很清楚自己罪行的严重性,因此在案件侦查阶段,他并没有交代出全部的犯罪事实。公诉人李辰介绍说,提审过程中,毕对他将来会判多少年非常关心。公诉人一方面对他进行政策攻心,同时列举了大量成克杰、刘方仁等贪官的情况,告诉他认罪态度和自首情节决定量刑。

之后,毕的态度始终很配合。“毕主动写了多份悔罪书,当他对某些犯罪情节需要补充或者思想上有顾虑的时候,就主动要求提讯。”

令办案人员比较欣慰的是,检察机关最后仅用了7个多月的时间认定了毕玉玺收受25人、77次、1004万事实及私分国有资产300万的事实。最终,法院全部认定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提起公诉的事实,并对毕玉玺作出了公正判决。

据承办此案的506专案组负责人,市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二处副处长彭唯良介绍说,毕玉玺从58岁至案发前的短短5年内受贿1000多万元,其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如果说,随着手中权力越来越大,捞取钱财的机会也越来越多,贪欲成为毕玉玺走上犯罪道路的重要原因,那么心理上的失衡则是他质变的催化剂。

毕玉玺发现周围与他同期提拔的干部现在大多都已经升迁,只有自己不受重用,他的思想也越来越偏激。金钱的欲望与心理不平衡互相交织,更促使他能捞则捞。

毕玉玺58岁调入首发公司担任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以后,在公司的管理上实行家长式管理,大小事情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据毕玉玺身边的工作人员介绍,他自己从来不开车门,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非常独断专行。社会上结交的朋友依靠毕玉玺手里的权力谋取暴力后,不仅为孝敬他给了他相当数量的好处费,而且还投其所好,为他提供出入高档场所、聚众赌博等糜烂的生活方式。

据彭处长介绍,由于毕玉玺已经习惯于这种生活方式,在面临即将失去权力的退休生活,毕由仕途上的失意演变为要竭力在经济上寻求补偿。

毕玉玺捞来的银子除了部分用于个人享受和博情人高兴外,远在英国留学的儿子是他敛财的最大动力。

据了解,毕玉玺特别溺爱他的儿子。每次提起儿子都一口一个“大波”。毕曾供述说,为了保证儿子在国外生活舒适,将来的日子也衣食无忧,在他心理失衡之际,就产生了趁机捞一把的想法。毕玉将他人孝敬的赃款通过美国花旗银行,由行贿人汇入毕波在英国开设的账户,毕波需要钱时随时都可以提取。

据了解,毕玉玺在敛财过程中有“五大敛财手段”。一是在工程项目建设中大搞权钱交易;二是以子女出国留学为名收受或索取贿赂;三是利用节假日、生日大肆接受他人送的礼品;四是借出国开会、外出旅游收受他人钱物;五是以“玩牌”(主要是“扎金花”)名义赌博,从中收取下级、不法商人故意输给的巨额现金。

据办案人员介绍说,毕玉玺在5年多时间里收受或者索取25人、77次给予的款物,涉及首发公司及下属公司20余家。其中还有个别外籍行贿人。这些行贿人少则几千元,最多几十万美元。大部分人都是在逢年过节、过生日或者一些特殊的场合给予的。表面上,这些钱是用于人情往来,而谁都知道背后是赤裸裸的交易。行贿人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承包工程。

比如,行贿人在得知机场高速路需要建加油站等附属设施时,都想尽办法来承接这些项目。每次拿到好处费后,毕玉玺都会让副总代替自己出面签订合作协议。2000年,毕玉玺将首发公司有权购买的“路桥建设”原始股中的200万股转给某投资管理公司的余某。在随后的三年时间里,毕玉玺分三次收受余某给予的共计17万美元。该赃款由毕玉玺委托港商苏某存入香港花旗银行其个人账户中,后汇至其子毕波在英国伦敦的学生账户中。

和一般受贿人不同的是,毕玉玺收受的贿赂多以行贿人的名义存放,有的还在境外。另外,有的行贿人逃走,查找难度较大。最后是通过毕的儿子这条线索,才将其境外的资金划转到北京市检察院赃款账号的。

通州一家建筑公司的负责人张某为了承揽首发公司及下属公司的工程,曾以他的名义送给毕一个23多万美元的存折,他把密码和身份证都给了毕。等到毕被双规的时候,毕通过家里将存折退了回去。此外,检察机关发现,张某之前还给过毕一笔5万美元的存折,而毕直到案发也始终没有取过钱。对于这笔贿赂,毕开始自然不肯承认。

经过办案人员调查,发现毕家人先后往这个存折存了11万美元。对此,检察机关最终认定这个存折实际是为毕玉玺掌控,属于他的受贿款。法院后来也予以采纳。

公诉人李辰告诉记者说,毕玉玺在接受司法审查以后,直至庭审,毕玉玺都表现出诚恳的悔罪态度,当庭鞠躬向党和人民谢罪。并且多次提交悔罪书,表现出了很好的认罪态度。

这些情节得到了检察机关和法庭的认可,这也是他与其他受贿案件不同之处。毕因此得到了从轻处罚。另外,毕玉玺从接受审查以后,一直有很好的认罪和悔罪态度。“最主要的是,毕玉玺的受贿罪是他自己主动交待的,涉及赃款也全部追缴,包括境外的资金,也通过离岸账户划到检察院赃款帐户。这些都是毕玉玺案件从轻判决的法定情节和酌定情节。因此,毕玉玺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目前,与毕玉玺案相关的25人中有21人已经被立案,他的妻子和儿子也被立案侦查,已经有3名嫌疑人被移送到市检一分院,还有几名移送到北京的区县检察院。检察机关正在抓紧侦查涉嫌犯罪的相关人员,尽快移送审查起诉。(记者颜斐)

北京巨贪毕玉玺腐败警世录:捏脚甩给小姐20万2005年03月22日昨天上午9点,由市纪委监察局等单位主办的“北京市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展”在中华世纪坛展出。毕玉玺的照片和案情被制成展板首次公布于众,同时展出的还有2000年后发案的41宗典型案例。其中不少案例属于首次披露...[全文]

原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毕玉玺受贿一审被判死缓2005年03月1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今天上午,对北京市交通局原副局长、首发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毕玉玺受贿、私分国有资产案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法院审理查明毕玉玺1993年至2004年间,共计受贿1004余万元...[全文]

原北京交通局副局长毕玉玺四大敛财术曝光(图)2005年03月19日三天前,我们报道过北京市交通局原副局长毕玉玺被一审判处死缓的消息。毕玉玺在十年内敛财1千多万元,平均每个月狂捞8万元不义之财。今天...[全文]

他叫曹再学,是一名拥有采矿及矿业安全生产管理的高学历人才,2003年他被阜新市人事局招录为公务员并分配到该市国土资源局做相应的采矿技术研发工作,但在工作半年之后,该单位迫使他下岗,原因不明。于是他抗争,给国务院写信,给省长写信。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辽宁省长张文岳对这位研究生公务员"无原因"下岗的事件给予了高度关注,并责成相关部门妥善解决好研究生人才的就业问题。近日,阜新市国土资源局收回成命:同意接收这位研究生在该单位继续工作。在这起研究生公务员下岗的风波中,我们隐约可见人事潜规则的灰色的强大力量,或许,有人还可以看出高学历人才"适应社会"能力的捉襟见肘。

人物曹再学(研究生,被阜新市人事局确认为公务员,分配至该市国土资源局工作)

刘铁军:经国土局党委研究决定,推翻了市人事局批准你的公务员编制,原则上同意你进入自筹自支的事业编制,并超编运行,重新办理人事关系。这项决议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

刘金利:这个人(曹再学)素质实在太差!为了找工资,竟然和我们领导拍桌子!到处上访、告状,简直就是精神病!你说,这样的人我们怎么能要呢?

刘金利:这样的人你们怎么能向我们推荐?就像陈景润,光知道研究哥德巴赫猜想,出门就摔跟头。我被你们给忽悠了。

曹再学:我在阜新一个亲人都没有,可以说是孑然一身,我只有靠我的努力工作才能换来大家的认可。我知道社会的复杂性,我只有默默承受。

[女朋友第一次去曹再学的家是晚上,进了屋子却不知道向哪个方向走,因为曹的家里实在太贫穷了,"带亮的没有,带响的没有。"]

初春的阜新异常寂静。前不久的一次特大矿难让这里的大小煤矿暂时偃旗息鼓,一个个井架或直或斜地矗立在那里,等待着安检组的进一步检查。曹再学的心情犹如身边的一个个井架,充满了焦急和忧虑。

我国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提速力度之大为历年少见2004年12月29日最新一期《瞭望》周刊载文称,中国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节奏在2004年骤然加快,为此而出台的文件之多,推进的力度之大,采取的措施之果断,为历年所少见。文章称,中国政府希望,通过干部人事制度的改革全面整饬吏治...[全文]

南京158名硕士以上学历居民登记失业2005年02月27日从南京市第四季度就业情况分析显示,到劳动力市场来求职、上门登记失业而享受相关社会优惠待遇的高学历者增多,而且学历越高可选择的岗位却越少。大专学历登记求职8558人,需求岗位为3389个,本科学历求职人数2991人...[全文]

南京有20名硕士每月领取失业金最小28最大50岁2004年07月06日南京市6月份实际申领失业金的有3.93万人,据劳动部门统计,有20名硕士每月在领失业金,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28岁,最大的达到50岁,男女各占一半。为了重新找到工作,他们积极要求技能培训...[全文]

本报记者刘莹莹摄影报道昨天,备受社会关注的黑龙江省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卖官受贿案,正式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不公开审理。此案经过昨天一天的庭审,已经审理结束,法院将择日宣判。由于牵扯人数众多,此案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卖官案。

在这起号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卖官案”中,马德被检察机关指控在10年间,其先后担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副市长、绥化地区行署专员、绥化地区地委书记、绥化市市委书记过程中,收受17人的贿赂共600余万元,在马德案中,绥化市下辖10个县市众多处级以上干部被卷入,仅绥化市各部门的一把手就有50多人。

钱列阳律师讲,案发后,马德受贿的600余万元赃款、赃物已经全部追缴。案发后,马德虽没有自首,但是他主动揭发他人重大犯罪行为,并已查证属实,根据《刑法》,马德具有重大立功表现。“所以我为他作罪轻辩护。”

为马德进行辩护的是中孚律师事务所的钱列阳律师。他是受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委托为马德辩护的。

钱列阳律师讲,在北京某看守所内,他已多次面见马德。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罪名,他的态度是完全服法。

法庭上,马德身穿一件深棕色的夹克衫,深色西服裤,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他,鬓角处已显现出几绺白发。身高1.70米左右的马德体态稍胖,神情略显疲惫。

法庭内置的大屏幕投影仪上播放了马德的履历以及他每笔“买卖”的记录。看得出,在马德从政的这些年里,他一直身居显位。马德在回答法官提问时,会无意间地晃动着自己的身体,回答几句法官问话后,眼睛便会不经意地离开法官的视线,神情中透露出些许的紧张。

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马德承认属实,钱列阳律师并未提交其他证据,对马德的起诉书中也并未提及国土资源部原部长田凤山、黑龙江省政协原主席韩桂芝等高官。据悉,韩桂芝案也将于不久后在北京开审。

昨天审理马德“卖官案”的是北京市二中院的第三法庭,该法庭曾经审理过云南省原省委书记李嘉廷受贿案、中国建设银行原行长王雪冰受贿案、密云踩踏事故案等大案。

在此次马德“卖官”案件的审理过程中,第三法庭所在的二中院二层楼全部封闭,三个进出口处均有法警把守,每当有媒体记者靠近进出口时,法警就会出手相拦。在京媒体记者能够进入法院大门已是一大幸事,很多从外地乘坐飞机急忙赶来的媒体记者均被拒,只能在法院大门外等候。

“在3月15日中组部给我们开会的前两天,我才知道要派我去的地方有了变化,决定让我去延边。”坐在记者面前的郝晓飞讲起话语速很慢,一派学者风范,她将被派往延边州挂职锻炼两年,任延边州副州长。

与郝晓飞同来吉林省下派干部一共35人,22日晚上抵达长春,23日由吉林省省长王珉作省情报告,下午举行座谈会,晚上就将到各地赴任。

国家的一个政策,让这样的一群人坐在了一起,其中很多人甚至从未到过自己要赴任的地方。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个人的命运就将和自己脚下的土地休戚相关,而因为这些人的到来这片土地的历史也许就将被改写。

郝晓飞在到东北来之前是外交部亚洲司参赞,主管朝鲜半岛事务。而这次来到东北的人绝大多数都和她一样来自中央国家机关。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