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乐相马经

2018-05-05 09:49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深圳港。拥有泛珠三角9省作为腹地的深圳港今年前11个月集装箱吞吐量达1478.09万标准箱,同比增幅达19.21%,继续稳坐全球港口第四把交椅。

比起前三年连续递增30%的速度,深圳港今年的成长似乎有些慢,不过专业人士仍然看好它的前途,理由是未来地高新技术和高附加值产业占比会增大,进出口额也会相应增大,深圳港仍大有可为。而主管港口工作的深圳市副市长张思平表态:“未来5年,深圳将继续加大港口建设力度,计划投资290多亿元,建设各类泊位44个,届时年货物吞吐量可增8500万吨,可新增910万标准集装箱的吞吐量。”

这一切让隔海相望的香港有些坐不住了,高出深圳港两倍的收费标准让货物不断流向深圳港。当了多年世界港口的老大,香港今年的表现也实在令人不满:葵青国际货柜码头及其它港口设施今年前三季的总吞吐量约有1672.6万个标箱,较去年同期仅升2.1%。力图亡羊补牢的香港日前开始有降价举动,不过摩根士丹利的报告仍然不客气地指出,深圳港吞吐量将在2010年抢去香港的第一席位。

这一点,李嘉诚当然会看在眼里,并早就开始了行动。他的和黄一方面收缩在香港的业务,一方面不断在内地布兵。

今年6月,和黄以9.25亿美元(约74.9亿人民币)的价格,向新加坡港务集团的控股公司PortCapitalLtd出售了旗下的香港国际货柜码头HIT20%的股权,以及和黄与中远太平洋集团合资的中远-国际货柜码头Cosco-HIT10%的股权。

此后和黄虽然口头仍表示继续看好香港的港口发展,但实际上已经将中心转移至内地,半年内在珠三角连下三城:第一城珠海。和黄与珠海港口集团共同投资19亿元的两个5万吨级高栏港集装箱码头开工建设并将于2007年投产。第二城惠州。得到惠州港的原大股东惠州港务集团的10078万股的股权转让,从而持有惠州港33.59%的股权,与惠州港务集团并列为第一大股东。

第三城就是深圳。和黄近日掷下70亿港元大单开发盐田港集装箱码头扩建工程。这次的扩建工程总面积136公顷,岸线长3297米,将建设6个集装箱专用泊位,首个泊位可于2006年下半年投入使用,而全部工程预计2010年竣工。

1993年就染指盐田港并一举获得控股股东地位的和黄,在12年间一口气建设并经营了盐田港集装箱码头一期、二期、三期工程,而新签下的扩建工程完工后,集装箱码头将拥有集装箱深水泊位15个,年吞吐能力可达1200万标箱。

在和黄的高调攻势下,招商国际做的不仅仅是卖涂料和买地皮,它还一直在默默地做着一件更“治本”的事情,那就是争取铜鼓航道工程开工。

“总体上说,招商国际的竞争力目前来讲还是逊于盐田港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招商国际所辖的西部港区的水道必经香港水域,香港水域收费高,自然条件也不是很好,不仅限制了西部港区的发展,还给招商局造成了成本中不小的一块负担。”一位接近招商国际的人士对《财经时报》说。

一位业内人士向《财经时报》介绍,招商国际盘踞的深圳西部港区位于珠江口伶仃洋东岸、矾石水道与暗士顿水道交汇处。长期以来,进出深圳西部港口的海轮须经香港马湾水道,由于马湾水道狭窄,水流较急,近岸有明礁、暗礁、旋涡,航道经咸汤门时需90°急转弯,船舶操纵困难。香港特区政府为了保证通航安全,采用了强制引水限时通航及大型船舶不准夜航等一系列管制措施,使得航道通过能力极为有限,远不能满足深圳西部港区发展需要。而香港方面的收费也加重了西部港区的成本负担。

而早在“九五”期间就立项的铜鼓航道工程,曾因环保等问题遭到了一些地方和部门的反对,因此迟迟未能开工。不过坊间消息称,招商国际有望守得云开见月明了,铜鼓航道工程经各方努力,目前已经做好开工前的准备工作。

由于港口建设耗资巨大,国家无力承担,中国港口业一直呈现加速向外资开放的态势,而嗅觉灵敏的外资洞悉这一意图,开始了日趋激烈的竞争与角逐。而每一个待建、扩建的项目,就是它们的战场。

不过,外资也是把“双刃剑”,外资一旦成为某港控股股东,为了争取邻港分流的货源,可能会在邻港投资;同时,地区港口群落的垄断会造成服务价格的提高,使一些班轮公司或货主望而却步。正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中国政府在资本金充足的条件下,更热衷于让各方形成抗衡态势,以期更有利于竞争。

在珠三角港口群,和黄虽是最早进驻的外资,但深圳仍将另一重要港口——投资达150亿元人民币的大铲湾给了香港九龙仓,而被视与位于西部港区招商局国际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规划中的深圳大铲湾港区集装箱码头共有20个,分4期建设,预计2007年底建成营业。所有20个泊位建成后,预计将可新增集装箱吞吐能力700万标箱,最终设计能力将达1000万标箱,接近深圳港现有的吞吐能力。

体育讯今年的圣诞节科比好消息不断,刚刚创下62分的个人单场得分新高,现在又有机会一圆自己的国家队梦想。

北京时间12月25日消息,湖人球星科比-布莱恩特透露自己即将做为核心成员入选新一届的美国男篮“梦之队”。

科比在美国当地时间周六透露美国男篮的总监杰里-科朗杰罗通知自己已经入选,科比将随美国男篮征战2006年在日本举行的世锦赛,以及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

科比是第一位被公开确定为球队一员的球星。除了科比,美国男篮还计划在接下来几个星期内宣布6到12名核心成员。在雅典奥运会折戟之后,科朗杰罗信誓旦旦的要组建一支更强的美国男篮,在世界大赛中洗刷耻辱,他甚至放言这支全新的美国男篮将是历史上“最强的美国男篮”。

“科朗杰罗说他和‘大K’(美国男篮新主帅科尔泽维斯基)对于我能参加球队感到兴奋。”科比说,他对自己有机会在世界大赛中表演同样感到激动。“科朗杰罗想知道我的时间安排会否冲突,我告诉他,‘这对于我不是问题,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参加。’”科比说,“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夺回金牌。”

其实科比此前就曾入选过美国男篮,但他因为膝伤和肩伤没有参加2003年的奥运预选赛,之后又因为“强奸案”风波而无缘雅典奥运会,这一次他终于可以圆梦。“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科比说。

在雅典奥运会上只名列第三让美国男篮对这次的男篮世锦赛格外重视,不仅聘请了太阳总经理科朗杰罗做为球队总监,还找来大学名帅“大K”科尔泽维斯基执教。新一届的美国男篮将于2006年7月18日开始备战世锦赛的训练营,之后将在中国和韩国进行两场表演热身赛,然后参加2006年8月19日-9月3日在日本举行的世锦赛。

原IBM个人电脑业务总裁沃德在完成过渡期后功成身退,但其继任者阿梅里奥的任务绝不轻松

北京时间12月21日凌晨,全球第三大个人电脑(PC)厂商——联想集团有限公司(香港交易所代码:0992)突然宣布易帅——公司现任首席执行官(CEO)兼总裁斯蒂芬M沃德(StephenMWard)正式离职;接替他的职务的,则是威廉J阿梅里奥(WilliamJAmelio)。

就在美国时间12月20日上午9时之前,阿梅里奥的头衔,还是全球最大的PC厂商戴尔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兼亚太及日本业务总裁。

这是一个颇令外界感到意外的消息。刚好在一年前的12月8日,联想才正式宣布对IBM个人电脑业务的并购行动。

早在联想宣布并购后不久,原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联想控股有限公司总裁柳传志就曾对记者表示,“最大的问题就是高层分裂,队伍崩溃,这是最严重的问题。只要不出现这种问题,即使出现客户流失等状况,都不会是不及格的分数。”

按此标准衡量,沃德的成绩不算糟糕。从联想截至2005年9月30日中期财报的情况看,新联想的营业额达到了481亿港元,净利润也超过7亿港元;虽然其净利润率从去年同期的超过5%被摊薄到只有1.5%,然而,能不被此前巨额亏损的IBM个人电脑业务拖垮,已让联想松了一口气。

今年11月,杨元庆在接受美国《商业周刊》专访时,也对联想此番整合作出高度评价。他指出,当年惠普和康柏合并的时候,客户一度流失了20%,而联想有效地避免了这种局面。

从IDC公布的数据看,2005年三季度,联想的全球PC市场份额为7.7%。这个数字,比2004年同期联想加上IBMPC的8.0%的份额有所下降;但同期戴尔和惠普的市场份额仅微升了0.1个百分点,整合阶段没有被竞争对手乘虚而入已属不易。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联想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激增了30%。

据《PCWORLD》最近在美国进行的一份调查显示,联想台式机的可靠性,与惠普、戴尔等众多厂商一起被评定为“平均水平”级;而其笔记本电脑,更与苹果一起,成为仅有的两个被用户评定为“优于平均水平”的厂商。

总的来看,投资者对于整合的表现还算满意。过去一年中,联想在香港联交所的股价几乎翻了一倍,一度上升到3.90港元;目前虽有调整,但仍维持在3.50港元以上。

分析人士指出,联想之所以整合顺利,除了自身因素,也与大势密不可分。2004年,人们一度以为全球PC市场的增长已到顶点,但事实是,在低价电脑以及笔记本电脑的推动下,2005年全球PC的增长达到了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德意志银行以及投行贝尔斯通均预测,2005年全球PC销量将增长16%。

联想避免了最坏的结果,但由于销售费用及管理成本急剧增加,联想1.5%的净利润率令人难以安枕。同期(2005年前三个财季),戴尔的净利润率超过了6%,惠普也超过了5%。

联想什么时候能恢复到5%以上的盈利水平?留给它的时间并不长。业界普遍预测,在2006-2007年——甚至更长一点的时间内,全球PC市场仍有望保持长期增长势头。这也应是联想完成艰难调整的“最好窗口时间”。

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担心沃德离开之后,原有的企业客户会降低忠诚度,因而将联想的评级从“跑赢大市”调低为“中性”,反映出一种较为普遍的担心。

投资者担心的是,沃德的离开,会引发联想中原来IBM高层的连锁反应,进而导致仍在观望中的客户选择“用脚投票”。

《商业周刊》12月21日的一篇文章也强调,原IBM高级管理层的留用,对联想仍至关重要。因为阿梅里奥虽然也有19年的IBM经历,但进入联想之前,其所服务的戴尔从来不是以技术创新著称的,它的“杀手锏”只有一个——低成本。

在美国硅谷的很多人士看来,沃德的离任并不让人感到意外。他们认为,在IBM效力26年的沃德业绩乏善可陈,并不属于“一流的”的领导者。

“沃德对于新联想而言,最大的优势可能就是合作态度。”一位曾在IBM工作过十多年的硅谷分析师告诉《财经》:“这在整合过程中肯定很有用,但仅此而已。”

但是,中国公司想在美国寻找一流的领导者,目前仍相当困难。当年,日本企业在美国就曾遭遇到同样的困境——让美国的主流商业界接受这样一家外国公司,总是需要时间。

阿梅里奥出现的时机刚刚好。在2001年加盟戴尔之前,阿梅里奥的职务是NCR公司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负责该公司两大业务之一的零售及金融业务。此前,他还曾在IBM公司、AlliedSignal公司以及Honeywell公司工作。从1979到1997年,阿梅里奥在IBM先后担任过一系列的高级管理职务,其中包括个人电脑业务部门负责全球运营的总经理。

今年1月,戴尔负责企业业务集团的副总裁斯蒂芬-菲利斯(StephenJFelice)被派往新加坡,以“双总裁”之一的身份,与阿梅里奥一起负责亚太及日本业务。10月25日,来自新加坡、与阿梅里奥同一年加入公司的戴尔中国总裁符标宣布辞职。符离职之后,业界普遍猜测,已经被架空的阿梅里奥的离开,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导致阿梅里奥离开的,是2005年三季度戴尔在中国以及亚太区的市场表现。IDC公布的数据显示,在中国市场,戴尔仍然占据第三名的位置,但其市场份额比前一个季度下降了1.4%;联想的份额则增加了0.7%,以34.5%的市场份额牢牢掌控着市场。方正也把其市场份额从上个季度的12.1%提高到12.7%。

戴尔的三季度“忧郁症”,也传染到了整个亚太区以及日本市场。今年三季度,戴尔的PC出货量只占7.8%的市场份额,比上个季度下降了1%;联想的市场占有率则提高了1.9%,达到20.4%;惠普的市场份额也增加了0.4%,达到12.4%,进一步拉大了与戴尔的差距。

《财富》在11月27日的一篇文章中直言不讳地指出:“几乎在一夜之间,戴尔发现好日子已经过去了。”其股价已从2005年年初的40多美元,一度下跌到11月的不足29美元;目前虽略有回升,但也只有30美元左右。

对于阿梅里奥而言,担任联想这个新兴巨人的CEO兼总裁,显然是一个突破“天花板”的机会。但摆在他面前的任务并不轻松。

在阿梅里奥的任期问题上,杨元庆表示:“只要公司的业绩能够符合董事会的要求,那就是无限期。”没有人确切地知道董事会的要求会是什么,但如果不能尽快实现突破,实现两倍于市场的增长;阿梅里奥所扮演的,也注定是另一个“过渡者”,而不是“革命者”。

在杨元庆看来,联想在中国之外的市场上,有两个存在交叉的主要增长点:一个是中小企业市场,自1999年之后,IBM在美国就退出了这一市场,只面向大企业以及在线销售市场;其二,则是诸如印度、墨西哥、巴西这样的新兴市场。

今年11月,联想与美国OFFICEDEPOT连锁店正式合作,试图通过其向中小企业出售THINKPAD的笔记本。然而,这种试探是小心翼翼的,联想仅投放了有限几种型号的产品。

短期之内撼动美国市场格局并非易事。目前,戴尔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33%,惠普也超过了20%,联想则只有不足5%。

相形之下,市场更加细分和多元的欧洲市场的机会可能要大一些,尤其对于整体实力略逊一筹的后来者而言。台湾华人电脑先驱宏公司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目前它已成为欧洲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厂商,整体PC出货量也进入了前三位。

根据计划,2006年2月,随着都灵冬季奥运会的开幕,首批联想LENOVO品牌的产品将进军欧洲。这也将是新联想,以及阿梅里奥要面对的最为现实和迫切的考验。

就杨元庆所关注的中小企业市场而言,无论在中国还是整个亚太地区,都有着充足的增长空间。据市场调查公司AMI-PARTNER的统计,在中国,目前仍有超过60%的小企业(员工人数在1人-99人之间)未在日常运行中使用电脑。在俄罗斯,中小企业PC的普及率只有不足50%;而在泰国和印度尼西亚,这个比重更是低至27%和18%。

而就新兴市场整体而言,增长空间显然更为可观。以中国为例,目前PC普及率只有4%多一些。在经济相对发达一些的巴西,PC的家庭普及率也只有17%。更诱人的是印度,目前的PC普及率更是只有1%多一些。今年二季度,根据IDC的统计,印度PC出货量首次突破了100万台。印度已连续两年保持了30%以上的PC增长幅度。

目前,印度PC市场的领头羊为惠普公司,其市场份额为19%;排名次席的则是本土的HCL公司,约为13%;联想正以9%的份额紧随其后。在这样一个高速成长的市场,联想仍有机会后来居上。

然而,对于联想而言,挑战同样严峻。戴尔虽然面临增长的瓶颈,但仍处于上升区间,2005年三季度高达18%的全球PC市场占有率,比联想高出10%以上。惠普在经过近两年的徘徊之后,也呈现出强劲复苏的势头。联想要获得很高的“加速度”,才有可能完成这种超越。

而在身后,除了日本、韩国厂商,以台湾宏基公司、明基以及华硕为代表的“台风”也来势汹汹;其中,又以经历过十多年国际市场磨砺的宏基最为抢眼。今年三季度,它在全球PC市场上的份额已经达到了4.7%。

笔记本电脑市场的崛起,更加深了未来的不确定性。无论是IDC的预测还是GARTNER的预测都显示,2005年亚太地区笔记本电脑出货量的增长速度,都将超过30%,相当于台式机增长速度的3倍以上。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