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道免费资料大全2017

2018-05-05 09:05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2005年4月20日中午,在老伴交纳了3000元罚款后,常建军走出了公园派出所的大门。采访中,老人说到此处泪湿了眼眶:这是怎样的侮辱啊!我不在乎自己的颜面,但总得顾及孩子们啊!如果流言传出去了,谁会相信我是清白的?我除了低头认错还能怎么办?

常建军就这么违心认下了这桩“嫖娼”丑闻,他心里有太多的疑问没有解开,但他不敢再去求证,他怕把事情闹大,怕闹大了后假的也被人当成真的,那样局面就更尴尬了。

可出了派出所,回到家的第二天下午,尴尬还是来了——那个叫李伟的派出所工作人员又上门了。再次上门的目的听起来很善意:嫖娼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可是那份询问记录还在啊。要是想彻底把问题掩盖住,甚至把那份笔录撤消,最好花二三百元请客。

老两口愣住了:几百元请客的确不是大问题。可作为一个执法部门,怎能用这种方式来要挟当事人?在以“刚交纳了罚款,手头暂时紧张,改天一定请客”为借口打发走了李伟后,夫妇俩面对面无言而坐,愁眉不展。

“反正罚款已经交了,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老头子,再花几百元算了,谁让咱们摊上这种事呢?”终于,老伴打破了沉默,她还是那个想法——破财免灾吧!常建军一言不发的坐在原地,半晌,突然起身走进了卧室,蒙头大睡。

2005年4月22日凌晨3点多,看了看熟睡中的老伴,常建军抹了把眼泪,悄悄起床离开了家。这一夜他肯本没有睡着。他实在想不通平静的日子为什么就这么被打破了,他想不通自己一个普通的退休工人怎么会陷入这场纷争中。他知道,既然派出所的人能找到家里说出请客的事,说明他们有意要将丑闻曝光,如果不能让他们满意,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但如果今天花300元请客了,明天会不会又有其他借口要花500元,后天会不会要花1000元?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屈辱、愤怒、迷惑、挣扎,最终常建军想到了一个极端的方式:死!只要自己死了,一切也就结束了,所有的担心,所有的丑闻也就随之消失了。而自杀的地点他也想好了——离商丘市区两百多公里的一个风景区——焦作市云台山,那里他曾去过,环境很好,家人也不会发现。

2005年4月22日中午,常建军来到了焦作,进入了云台山风景区,在选择好了位置后,他吞下了随身携带的2瓶整整200片安眠药。几分钟后,常失去了知觉,滚落到了一处山坡下的杂草丛中。

所幸的是,常服药后不久,风景区的巡山队员发现了他,并当即送往医院抢救,三天三夜后,老人恢复了知觉。而抢救期间,得知消息提前赶来的老伴,向亲友和几个孩子说出了真相。

听完常建军老伴的叙述后,一位从事法律工作的亲友当时就感觉其中有蹊跷,怀疑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敲诈勒索案件,建议他们报警。

回到商丘后,常建军在家人的陪伴下,鼓起勇气走进了商丘市梁园区公安分局刑警队的大门,把自己的遭遇如实作了反映。

接到报案后,刑警队立即着手调查此案。很快有了结果:敲诈者“王丽”真名马桂芳,商丘市人,无业;“李伟”真名潘胜利,梁园区公园派出所所长刘枫私自聘用的社会人员,主要负责为派出所“创收”,马和潘两人系夫妇关系。

了解有关情况后,警方立即对刘枫实施了禁闭。而此时,得知消息的王丽、李伟(马桂芳、潘胜利)慌忙外逃。

经过2个多月的追捕,商丘市警方最终在浙江将马桂芳、潘胜利抓获归案。面对警方地讯问,二人对敲诈勒索常建军一事供认不讳。此外,他们还供述了另外三起敲诈案,敲诈的对象无一例外全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同时还爆出了一个惊人内幕——马桂芳、潘胜利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进行敲诈,幕后的导演竟然就是那位派出所所长刘枫。

原来,自2005年年初以来,为了积极“创收”,公园派出所所长刘枫决定“放开思路,拓展财路”。在经过一段时间考虑后,一个“招用社会人员,利用他们来完成经济效益增长”的办法出现在脑海里。不久,潘胜利就顺理成章地变成了一名“派出所工作人员”。

但创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上班一段时间后,潘胜利的成绩并不大,这让他十分犯愁。一次,在潘胜利请教如何才能更好的创收时,刘枫点拨说:途径很多,关键是要留心。比如,提供卖淫嫖娼者就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而且会有提成。因为绝大多数人被牵涉到这种事情时,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破财免灾,所以罚款也很容易。只要有这样的收入,派出所可以给你30%的提成。

发财创收的路子是找到了,但哪有那么多卖淫嫖娼的事情能被自己轻易抓到?怎么办?和那些娱乐场所的小姐合作?不安全,而且出了意外后也不好解决,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一个自己能完全信任的人。于是潘想出了让妻子马桂芳充当“卖淫女”的办法。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个宁愿让妻子变身卖淫女的无耻男人,竟然也会担心妻子在勾引男人的过程中被人真的占便宜。所以,在确定敲诈计划时,他们又把目标圈定在老年男性上,并且要是那些从外表看来家庭条件不错的老年人。用他们的话说,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方面,面对老年人时,真正遭遇性侵犯的可能性较小,容易摆脱;另一方面,老年人大多有一定的积蓄,且十分顾及自己的声誉以及社会、家庭影响,容易逼迫就范。

一切就绪了,一场肮脏的交易也在古城商丘悄悄地上演了,而在公园舞剑的常建军,因“穿着不俗,举止得体,很像个有钱人”成了他们的第一个目标。

第一次轻松得手后,夫妇俩轻车熟路的又找到了第二个对象——一位姓张的退休老教师。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在之后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先后4次实施敲诈,也接连4次得手。巧合的是,包括常建军在内的4位老人竟然全部丧失了性能力,他们中最大的73岁,最小的60岁。其中一位老人在被带到派出所后,听说自己是因为涉嫌嫖娼才被带来的,而且要交纳罚款,愤怒的老人当着刘枫的面脱下了裤子,要求鉴别。但尽管如此,这位老人最终也在听到了刘枫的那句“不交纳罚款,就通知子女或单位领导来保释”话后退却了,并最终违心的奉上了罚款。

2005年11月上旬,商丘市梁园区人民法院对这一系列以老年人为对象的性敲诈案进行了审理。11月24日,法院作出判决:潘胜利、马桂芳犯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刘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拘役6个月。(2005商梁刑初字第129号)

2005年12月2日上午,记者赶赴商丘,见到了当事人之一的常建军。谈及这场恶梦般的经历,常建军后悔不已:“他们是抓住了老年人的心理弱点,所以才能如此顺利地得手。现在想来,当初用自杀这种方式回避问题的做法的确很冲动。幸好我活下来了,幸好我最终报案了,不然说不定会有更多的老同志落入他们的圈套。”

最后他说:“另外,我还想对那些老年朋友说一句,遭遇尴尬,尤其是遭遇类似我这样的尴尬时,千万不要因为顾及声誉、家庭或社会影响而放弃求证清白的机会,不要让那些想打我们主意的犯罪分子有机可趁。

中新社吉隆坡十二月十四日电(记者苏祥新)首届东亚峰会今天在与会十六国领导人签署《吉隆坡宣言》后结束,宣言确认“东盟将发挥主导作用”,至此,为期两天半的东亚系列峰会圆满落幕。

《吉隆坡宣言》首度提出“有必要支持建设一个强大的东盟共同体”;将东亚峰会定性为“一个开放、包容、透明和外向型的论坛”,这为今后该峰会扩大打开大门。

宣言称东亚地区现已成为世界经济充满活力的源泉之一,与会国领袖就共同感兴趣和关切的双边乃至全球的问题加强互动与合作,对促进和平与经济繁荣具有重要意义;重申坚信多边机制有效运作是推动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东亚峰会可以在本地区共同体建设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宣言表示与会国今后将致力于政治和安全问题加强战略对话及其他多方面的对话与合作。

在签署《吉隆坡宣言》时,日本首相小泉显然刻意“忘了”带签字笔,而要向大会刻意安排在邻座的中国总理温家宝“借笔”。温总理不卑不亢满足了小泉所求。

会议决定第二届东亚峰会及系列峰会将由菲律宾明年在该国宿务同期分别举行;与会领袖还签署了《关于预防、控制和应对禽流感的东亚峰会宣言》;十六位与会国领导人并照了“全家福”。俄罗斯总统普京作为东道国特邀嘉宾出席了会议。

日本的领土面积只相当于中国的二十五分之一,日本的人口只相当于中国的十分之一,但日本却拥有那么庞大的军费,日本的目的何在?现在却说中国构成了威胁,并且还是现实的威胁,请告诉我这种威胁在哪?即使将来中国发展了,也永远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积极力量

中新网12月13日电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今天主持例行记者会,就香港世贸会议、东亚峰会、中日关系等热点问题回答媒体记者的提问。外交部网站刊出了此次记者会的答问实录。

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邀请,赞比亚共和国副总统卢潘多·奥古斯丁·费斯图斯·姆瓦佩将于12月15日起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应外交部长李肇星邀请,布隆迪共和国对外关系与合作部长安托瓦内特·巴图穆布维拉女士将于12月18日至22日对我国进行正式访问。

问:今天,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已经在香港召开,你能否介绍一下中方对这次会议的目标和期待?

答:在上一次的记者会上,我已经就这个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我们认为应该在2006年内结束多哈回合的谈判,不应因降低对香港会议的期待值而降低对整个多哈回合谈判的目标,应继续保持谈判势头,使香港会议取得尽可能多的实质性进展。我们认为谈判中必须切实解决发展中国家的关切,给他们以必要的特殊与差别待遇,保留他们实施发展战略的政策空间。中国赞成在香港会议上就给予发展中国家特殊与差别待遇达成共识,并作为早期收获纳入会议的成果。我们认为多哈回合谈判应该是发展的回合,必须确保以发展为主题,切实推进贸易自由化的进程,实质上改善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准入机会,同时必须充分考虑到发展中成员在贸易自由化过程中的困难。中方愿意为这次香港会议乃至整个多哈回合谈判取得成功发挥积极作用。

问:东亚峰会没有美方的参与能否取得成效?中方对于美方参加未来的东亚峰会持何态度?

答:中方认为东亚合作的进程应该坚持开放透明的原则,反对搞排他性的、针对任何第三方的区域合作。我们主张东亚合作应该有利于本地区国家的合作,同时也有利于推动本地区与其他地区的共同发展。在这方面,我们尊重东盟国家就此达成的共识,并且也尊重和支持东盟国家在这一进程中发挥主导作用。

问:现在中国访问的日本民主党党首前原诚司希望今天会见中国国家领导人,但好象没有实现,原因是什么?第二个问题,中国驻日大使王毅昨天离开东京回到北京,他这次好像将在北京停留较长时间,他回国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答:关于日本民主党党首前原诚司先生访华的事情,是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进行安排,有关日程方面的细节,我建议你还是向中联部询问。据我了解,前原诚司先生在华访问期间,唐家璇国务委员会见了他,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今天中午也会见了他。前原诚司先生还到外交学院做了演讲,并同学院的学生进行了交流。今天上午他和中国的有关专家、学者进行了交流。这是我所掌握的他访华的日程。

问:有报道说温家宝总理昨天在吉隆坡同韩日领导人进行了15分钟的非正式会谈,请证实并介绍会谈内容。

答:据我了解,中国总理温家宝昨天参加了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为有关国家领导人举行的午宴,按照字母顺序排列,温总理和日本等国家的领导人坐在一起。至于在午宴上他们谈了什么,我没有在场,不了解有关情况。

问:日本民主党党首前原诚司称,在军事方面中国是一个现实的威胁。这会不会影响他与中国领导人的会谈?

答:我们注意到了有关的言论。回答这个问题,既要回顾历史,又要展望未来。中国人民自古爱好和平,我们主张“和为贵”。我们从来没有侵略过别的国家,没有在别国领土上杀人放火。今天,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的主要任务是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我们的目的是要发展我们的国家,把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上去。我们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本着“睦邻、安邻、富邻”的方针同我们的邻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中国的发展不会威胁任何人,也没有损害到任何人的利益。

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维持适当军费是理所当然的。我上次也说过,我们既要满足广大官兵的生活需要,还要在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肩负着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保卫国家安全的责任。我可以给大家举一组数字,就军费做个比较。去年,中国军费只有256亿美元,而日本是中国的1.62倍,人均来算,日本的军费是1300美元,而中国只有23美元,只相当于日本的一个零头。从军人的人均军费来看,中国是1.3万美元,而日本已经接近了20万美元,是中国的15倍。咱们再比较一下,日本的领土面积只相当于中国的二十五分之一,日本的人口只相当于中国的十分之一,但日本却拥有那么庞大的军费,日本的目的何在?现在却说中国构成了威胁,并且还是现实的威胁,请告诉我这种威胁在哪?即使将来中国发展了,也永远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积极力量。

我刚刚参加了戴秉国副部长同前原诚司党首的会见。在会见中,戴秉国副部长重申,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在中日三个政治文件的基础上,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发展长期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前原诚司先生表示,他和民主党支持中日友好,愿意为发展中日友好合作关系发挥积极作用,也表示他欢迎中国的和平发展。我的感觉是前原诚司先生很年轻,也很聪明。哪些是符合他本党的利益,哪些是符合日本的利益,哪些是符合中日关系的利益,相信他应该有一个明智的判断。我们希望日本的任何政党、任何人士都能够说有利于中日友好的话,做有利于中日友好的事。

问:有报道说,伦敦环境机构称中国出口破坏臭氧层的氟里昂,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没有看到有关报道.但是我可以讲,中国政府在保护环境、应对气侯变化问题上的态度是认真负责的。我们加入了有关国际公约,我们也将认真地履行这些国际公约。我们将为应对全球气侯变化以及为保护全人类共同美好的环境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两路口菜市场140号二楼,一间不到8平方米的陋房内,昨晚,在昏暗灯光下,传来一个婴儿阵阵的啼哭。这是六旬夫妇周明祥、杨益菊又一次收到的一个遗弃男婴,他是老两口12年来临时托起的第160条生命。

该弃婴臀部残疾,是昨下午4时,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旁的深巷内被人发现,并移交到两路口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的。因弃婴身上无身份证明,按照“惯例”,弃婴来到了周家。

“惯例”来源于12年前的一个冬天清晨,时任街道办事处传达员的老周和清洁工老伴,在办事处门口拣到一缺嘴女婴。因找不到其生身父母,夫妇二人在街道办民政科类似“政治任务”的要求下,临时代养女婴3天后,将其送到了市儿童福利院。老周说,在把女婴放进摇篮的刹那,老伴落泪了。

从此以后,只要两路口辖区发现“黑户”弃婴,夫妇俩就成了他们的临时父母。整整12年,两路口菜市场路(原宽荧幕电影院背后)的老木屋拆迁了,老街坊搬家了,但日渐老去的房屋主人却始终没有离开,因为那里有“新生”。于是,在那间日渐破损的小屋内,奶瓶越来越多,尿布越来越多,儿童玩具也越来越多。

在这里,周明祥、杨益菊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只要问到“弃婴临时爸妈”,即使是年轻人,也知道其家在140号二楼。居委会人员说,看到老两口忙碌得最多的,就是买奶粉和“小耍伴”,对其评价最多的就5个字:“好人,好老人”。邻居介绍,老两口已是四世同堂,家人多次劝他们离开,但老人就是没走。

夜深了,男婴哭声依旧,杨大妈将其抱上床,平放在柔和的毛巾被上,小心翼翼地裹起,抱于怀中微微颤抖。周大爷则将兑好的牛奶,灌进一个微型奶瓶中,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扳开婴儿双唇,把奶嘴塞了进去。婴儿顿时停止了啼哭,小脸蛋越发红润……

居委会人员称,据粗略统计,12年来,老两口已临时抚养了160个残疾弃婴。老周扳着指头数了数:仅今年,老两口已将收到的10余个弃婴,从小屋抱进了位于南岸区的市儿童福利院,其中9个是残婴。

“给孩子取名是福利院的事。把他们平安送过去后,他们就会过上好日子,我们老两口也就放了心。”周大爷平静地说。

夜深,风起,敷着报纸的窗户钻进几缕冬夜的寒风。大家下意识地耸了耸肩。周大爷连忙放下窗帘,把取暖器打开,放在幼婴身边。“不能让他着凉,明天带他去儿童医院检查身体后,就又要转送到福利院了……不过那边条件好得多,他早去早好。”老人自言自语。

临走,周大爷将记者送下楼,挥手告别之际,老人向记者提出一个要求:能不能把他哄婴儿入睡的照片送给他做纪念?原来,虽然他们当过160名弃婴的临时父母,却拿不出一张合影……

本报讯(记者赵文明)12月1日,受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委托,新田县法院在新田县看守所对原新田县教育局局长文建茂宣读了二审判决书。二审法院在认定文建茂的捐赠款可以抵扣受贿款、收受相关单位礼金属于人情往来的情况下,判决上诉人文建茂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据目击者反映,出狱当晚,文建茂在家放鞭炮办酒席大肆庆祝。至今文建茂案已经二审宣判的消息大部分人都还不知道。

12月8日,记者来到永州市中级法院联系采访此案二审审判长、副院长肖达明,但肖达明以开会为由没有接受记者采访。

中院其他相关负责人认为,该院对此案的判决是非常公正的。永州市人民检察院相关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收到了该案的二审判决书,市检察院正在研究是否对此案提请省检察院向省高级法院提起抗诉。

责编: